中国弃婴的寻亲之旅.doc 8页

  • 8
  • 0
  • 0
  • 约4.03千字
  • 2016-11-22 发布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8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中国弃婴的寻亲之旅.doc

    中国弃婴的寻亲之旅   自1992年中国正式开放跨国收养至今,已有超过10万名中国孤儿被美国家庭收养。如今,至少有3万名在21世纪之前被收养的孩子,已相继成年,他们中越来越多的人试图回到中国,寻找与他们血脉相连的人,和生命里看不见的密码。   凯特今年18岁了。15岁之前,她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美国人。那之后她陷入极大的困惑之中。转折发生在2014年夏天,当她踏上寻亲的旅程,才发现自己丢失多年的“中国”密码。   佐伊今年21岁。在中国生活半年之后,她确定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是一个美国人,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   她们有着共同的身份,中国弃婴,美国家庭的养女。20世纪的最后10年,有超过3万名中国弃婴被跨国收养,从此成为“美国人”。他们绝大部分是女孩。   在长大的过程中,这些曾经被遗弃的孩子,获得了幸福的童年,但她们从白人父母的眼睛里,看不到自我的映射。在美国这个强调独立人格、寻求自我的国家,当女孩们相继成年,“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她们被这样的自我审问反复纠缠。   20年过去了,那些女孩们已经相继成人,越来越多的人试图回到中国,寻找父母,找回遗失的生命密码,发现真实的自己。   然而,寻找家人和找回自己,都不是件简单的事。   成为了美国人   1996年9月27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江苏无锡洛社镇花苑村委会门口的台阶上,躺着一个女婴,用浴巾包裹着。没有人知道她已在那儿躺了多久。也许几个小时前,她还躺在母亲的怀里。可现在,她躺在冰冷的台阶上,成了弃婴――父母健在的“孤儿”。   “96.9.15 生”这是女婴的母亲给她留下唯一的出生介绍,写在一张撕得方正的红纸上,藏在包裹她的浴巾里。女婴被路人送到附近的派出所,备案登记后,又被民警送到洛社计生办,最终被转进无锡福利院。“锡芸竹”,这是福利院给她的新的身份。   “锡芸竹”并没有成为她后来的名字。她的命运很快与一位美国妇女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1995年,41岁的克罗蒂女士辞去白宫的行政职务,回到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定居。克罗蒂有五个兄弟姐妹,都已经结婚生子,她最小。因为常年满世界跑的工作,她没有结婚。安定下来之后,她想要一个孩子,她希望是个健康的女孩,因为没有丈夫,克罗蒂不知道如何和男孩相处。   独身很难在美国收养孩子,法院更倾向于将问题儿童或者孤儿交给夫妻收养。有收养了中国弃婴的朋友告诉克罗蒂,因为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很多健康女孩被遗弃后寄养在福利院里,她们需要一个家。   “收养”在中国真正合法化,是在1991年12月29日,中国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并于次年4月1日执行。这是第一次将收养合法化、法律化。其中第二十一条“外国人依法可以在中国收养子女”,为克罗蒂他们正式打开国际收养的通道。   克罗蒂开始查阅和中国收养有关的资料。她发现,在中国收养孩子只需要等上一两年,审核程序快,费用也相对合理。1996年收养一个中国弃婴的费用在15000美元左右,包括向中国福利院支付3000美元的“儿童抚养费”。克罗蒂找到一家名叫“共同收养”的美国中介机构,她决定收养一个中国孩子。   锡芸竹的资料被无锡市福利院整理递交到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CCCWA),克罗蒂的收养需求同样被邮寄到此。CCCWA是中国负责涉外收养事务的主要机构,只有这个机构才有权力根据孩子的情况和国外养父母的需求来为双方配对。命运在这里流转,新的家庭随着两份材料的堆叠而被重新组建。   1997年,刚满一周岁的锡芸竹在福利院见到了来接她回家的陌生妈妈。在美国大使馆,“锡芸竹”有了她一直沿用至今的名字,“凯特?克罗蒂”。   这一天,凯特正式成为美国公民。   从1992年中国正式开放跨国收养,到20世纪末,有3万多中国弃婴因为不同的原因,但通过相似的程序而成为美国公民,其中百分之九十为女婴。   不幸的她们或许是幸运的,可随着成长,曾被生硬地抽离了的生命基因注定将在她们的命运里,不经意间冒出来,烦扰她们,也提醒着她们。   “我是否值得被爱?”   凯特小时候,非常讨厌“中国”。   “我的妈妈是拥有爱尔兰血统的美国白人,但她却喜欢把我打扮成一个穿唐装的中国小孩,让我学习中文,庆祝中国农历的生日。可是,我对中国没有任何记忆,我唯一和它的关系是,我看起来像个中国人。我不希望被逼着去做这些事情仅仅因为看起来像。”凯特说。现在她18岁了,在美国读高中四年级。2014年夏天,凯特在养母的陪同下来中国寻亲。回到美国之后,一切都变了。凯特主动找了私人中文老师,主动接待来自中国的交换生。她开始喜欢中国,并希望自己不仅仅看起来像中国人。   可小时候,凯特从没有对自己的身份有任何质疑,“我就是个美国人”。   上小学一年级时,她在全班面前做自我介绍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guan_son
    • 审核时间:2016-11-22
    • 审核编号:8017142020000076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