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我亲爱的甜橙树{精品}.docx 87页

  • 19
  • 0
  • 0
  • 约7.15万字
  • 2017-04-03 发布

〈书籍〉我亲爱的甜橙树{精品}.docx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被系统程序自动判定探测到侵权嫌疑,本站暂时做下架处理。如果您确实要本书,请点击右上方的京东购买。
    2. 2、如果您确认为侵权,可联系本站左侧在线QQ客服请求删除。我们会保证在24小时内做出处理,应急电话:19940600175。
    3. 3、此文档由网友上传,因疑似侵权的原因,本站不提供该文档下载,只提供部分内容试读。如果您是出版社/作者,看到后可认领文档,您也可以联系本站进行批量认领。
    〈书籍〉我亲爱的甜橙树{精品}

    Table of Contents第一部 有时圣诞节出生的是小恶魔第一章 小孩子是不是都退休了第二章 有一棵会说话的甜橙树第三章 当贫穷伸出干枯的手指第四章 飞吧 我的小鸟第五章 二人组合第二部 在苦难中,圣婴出现了第一章 不打不相识第二章 作敌人的朋友第三章 葡仔老兄第四章 纸球飞走了第五章 卡洛塔女王陛下第六章 温柔,点点滴滴第七章“曼加拉迪吧”号第八章 慢慢老去的树结语我亲爱的甜橙树作者:约瑟.德维斯康塞罗人的心是很大的,放得下我们喜欢的每一樣東西。当你停止喜欢一个人,他就会在你心里慢慢的死去。第一部 有时圣诞节出生的是小恶魔第一章 小孩子是不是都退休了第二章 有一棵会说话的甜橙树第三章 当贫穷伸出干枯的手指第四章 飞吧 我的小鸟第五章 二人组合第二部 在苦难中,圣婴出现了第一章 不打不相识第二章 作敌人的朋友第三章 葡仔老兄第四章 纸球飞走了第五章 卡洛塔女王陛下第六章 温柔,点点滴滴第七章“曼加拉迪吧”号第八章 慢慢老去的树结语第一部 有时圣诞节出生的是小恶魔第一章 小孩子是不是都退休了我们手牵手走在街上,并不匆忙。托托卡在教我人生的道理。我很高兴,因为哥哥牵着我的手,教我东西。但是在家里他不教我,因为在家里我自己学——自己发现事情、自己动手做。我有时会犯错,犯错的结果就是被打屁股——直到很近的最近以前,都没有人打过我;但是后来他们开始逮到我犯的错误,然后一直骂我是小狗、是恶魔、是脏兮兮的胆小猫。我不要去想这些。要不是因为在街上,我就要唱起歌来了。唱歌让我很开心。托托卡除了唱歌,还有另外一项本领:他会吹口哨。虽然我很努力学,却吹不出来。他安慰我说,事情就是这样——我还没有会吹口哨的嘴。既然不能大声唱出声,我就在心里面唱。听起来也许有点奇怪,但是很有趣喔。我记得妈妈唱的一首歌,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她蹲在洗衣盆旁边,头上绑着头巾,腰上系着围裙,拿硬硬的肥皂在水中搓洗衣服,把手浸泡在里面好几个钟头。然后她把衣服拧干,晾在晒衣绳上,再把绳子绑在竹竿上。所有衣服都这样做。她帮福哈博医生家洗衣服贴补家用。妈妈又高又瘦,但很漂亮。她的皮肤是棕色的,头发又黑又直,放下来的时候长到腰际。她唱歌,我在旁边跟着学,感觉真好。水手,水手悲伤的水手为了你,我愿意明天就死去……海浪滔滔,白沙簌簌水手远洋我心随之水手之爱半日之爱船将起锚远洋我的爱海浪滔滔……一直到现在,那段曲调还是让我满怀说不出的悲伤。托托卡扯了我一下,我回过神来。“你怎么啦,泽泽?““没事,我在唱歌。”“唱歌?”“对啊。”“那我一定是耳朵有问题了。”我不说话。难道他不知道可以在心里面唱歌吗?我们来到了里约——圣保罗公路上,上面开着各式各样的车子:卡车、轿车、货车、脚踏车。“听好,泽泽,这很重要。首先我们要仔细看:先看这一边,再看那一边——就是现在,跑!”我们跑过马路。“你害怕吗?”我很怕,但是我摇了摇头。“我们再练习一次。然后我要看你是不是学会了。”我们走回对面。“现在你自己过。别害怕,因为你是小大人咯。”我的心跳加速。“好,冲!”我冲到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停了一下,等托托卡打手势我才回去。“以第一次来说,你做得很好咯。但是你忘了一件事:你要先看看左右两边有没有车子,我不会永远在这儿打手势给你看。回家的路上我们再练习一下。现在走吧,我要带你去看一样东西。”他牵起我的手,我们慢慢走着。我想着要说的话。“托托卡。”“什么事?”“你知道什么是懂事的年纪吗?”“你在讲什么鬼话?”“艾德孟多舅舅说的。他说我很“早熟”,很快就会长到懂事的年纪。我搞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艾德孟多舅舅真蠢,老是往你脑袋里面乱塞东西。”“他才不蠢,他很聪明。我要当诗人,还要打领结,以后我要拍一张戴着领结的照片。”“为什么要戴领结?”“因为没有哪个诗人不打领结的。艾德孟多舅舅给我看杂志上的诗人照片,他们全都打了领结。”“泽泽,不要他说什么你都信。艾德孟多舅舅有点疯疯癫癫的,他有时候会乱讲话。”“那他就是狗娘养的咯?”“你看,你就是因为爱说脏话才会被赏耳光。艾德孟多舅舅不是你说的那样啦,我只是说他有点疯疯癫癫的。”“你说他会乱讲话。”“这件事和那件事又没有关系。”“有关系。前几天爸爸在跟凡塞维诺先生说话,就是和他玩纸牌的那个人。讲到拉邦先生,爸爸说:“那个狗娘养的什么都乱讲。”也没有人打他嘴巴。”“大人说就没关系。”对话暂停。“艾德孟多舅舅不是……什么是“癫”啊,托托卡?”他指指太阳穴。“他才不是那样呢。他人很好,教我很多东西。到今天为止,他只打过我的屁股一次,而且没有很用力。”“他打你屁股?什么时候?”托托卡跳了起来。“那一次我很坏。葛罗莉亚叫我去姥姥家,艾德孟多舅舅想看报纸,但是找不到他的眼镜,他发疯似地拼命找。他问姥姥,但是姥姥也不知道在哪里,他们两个都快把房子给翻过来了。然后我就说,我知道眼镜在哪儿,如果他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QQ3167616196
    • 审核时间:2017-04-03
    • 审核编号:8000112062000142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