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海量文档  > 教育文化 > 语言/文化

西游记前传_致宁.doc 175页

版权归作者和本站网站所有,维权必究

  • 支付并下载
  • 收藏该文档
  • 百度一下本文档
  • 修改文档简介
全屏预览

下载提示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2.该文档所得收入(下载+内容+预览三)归上传者、原创者。
3.登录后可充值,立即自动返金币,充值渠道很便利
特别说明: 有些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全,请特别注意,预览的内容=实际下载的内容。
  • 上传用户 zhining(上传创作收益人)
  • 上传时间:2017-10-18
  • 需要金币129(10金币=人民币1元)
  • 浏览人气
  • 下载次数
  • 收藏次数
  • 文件大小:1.98 MB
下载过该文档的会员
作者姓名:***
个人介绍:小说作者
你可能关注的文档:
西游记前传 沪作登字-2016-A-00608587 作者:致宁 第一章 一元初始大道生 天地开辟万物成 无尽虚空生一元,万物自此初始现 元始汇聚大道法,太极之形宇宙间 盘古开辟成天地,老君受命大罗仙 神佛西游有起源,须看西游之前传 宇宙万物生成之前,一片虚空,无始无终,无前无后,无上无下,无明无暗,无长无短,无大无小,也无冷无热,是后来所生之物不能描述的形态。 就在那无尽的过去之一刻,不知具体何时,也不知具体何处,后人概算约距今十万八千劫之时,无尽黑暗静寂的虚空之中,陡然生出一元,此元初始时即无尺寸大小,也无方向空间,但变化却极为迅速,在初生的一瞬间便立刻向四面八方演化,其速度之快、变化之巨,无以描述,只从表象显现瞬间从无到有,喷薄而出。同时伴随生出无数光华,继而向八方扩散,呈现极亮、极热之形态,此谓之为:一元初始。在此一元初始的过程中,未来生成世界万物的物质便已全部具备其中,只是形态初始,若要成万物之形,还需经历许久的逐步演化。 一元已初始,随即“道”亦生成, “道”,就生于这无尽虚空之中产生的一元诞生的一刹那之间,万物初生则道即生,万物泯灭则道即无。什么是“道”?道既是天地万物所因循的法则,因此其后从一元中所生所化之万物皆以“道”来,皆遵从“道”之法则。 在此之后,由初始一元而进一步衍生,迅即遵循道之法则生出无数万物之初相,并产生出空间之大小,上下、前后之方向,同时也有了时间的初始,从此,世上便有实有空,有始有终。 伴随初始的世界诞生的是元始之神,其真身为宇宙的化身,元神汇聚的是宇宙的大道,其拥有的是运转整个世界的力量和法术,后人称其本尊以及化身为“元始天尊”。 在一元初始瞬间从无到有之后,世界又经历了许久的黑暗与混乱,又不知过去多少劫数,一元生出的初始之物开始演化出无数虚实之物,那无数虚实之物继而又分离汇聚,终于再次放出耀眼的光芒,宇宙脱离了彻底的黑暗,光明重现。又经历了无数劫,万物在元始之体内汇聚成为无数太极之相,太极之相外为一圆,内为二元环绕之形。太极之内,容有万物,展现万千变化,无以计数。太极的化身名为“太上大道君”,太上大道君传承元始大道,以太极之形循迹于宇宙之中,历经万劫演变,有千万万化身。 太极之外形不变,而其内则是无穷无尽不断演化变迁的万象,万象之初皆是混沌一团,虽有实形,但无法区分内部之详细形状。无数的混沌相乃是一团团混沌之气相,其中有一相尤为特别,在此相之中,表面看虽然也是是混沌一片,但冥冥之中却孕育着一个神灵。此神灵与众不同,即有元神也有骨肉、精血,是灵动之物,而非固化之体,只是神灵刚刚孕育于混沌,尚是雏形,且在无意识的沉睡之中。这神灵乃是元始天尊本体之中遇有混沌灵气,以先天之气化成。 神灵不停生长,逐步幻化成形:有首有尾,有四肢,有躯干,骨肉精血完备。孕育神灵的混沌相为一内外圆浑相,内为浊气积聚,外为清气包裹,神灵于此混沌相之中心,因循大道灵气,静静沉睡、生长,在太极中前行,又历经了无数劫。 约三万五千劫以前,混沌中的神灵生长完全,形神皆成,有了意识,继而苏醒。刚刚苏醒的神灵睁眼观望,只见四周唯有一片混沌环绕,全为气雾包裹,迷茫空虚,静寂无声,备感无比枯燥孤独。 这神灵与固化之物不同,天性有着对生机的向往,那孤寂的世界无光、无物、无声,终不是其精神与肉体的归宿,在许久孤独的思考之后,神灵终下定决心,要将自己的元神和身躯幻化天地万物,以现生机。其躬身而起,由蜷缩而站立,那周身清浊之气立即被分散开来。清气随即上升,化作为天;而那浊气则下沉,化作为地,天地遂逐步分开。神灵没有停息,手托上天,脚踏大地,不断生长,天地也在他的托举下逐渐远离,终有一刻,神灵耗尽了全身所有的气力,再也不能伸展,轰然倒下,由此定下天地万万丈距离。其元神、气息和躯干分别化作世间仙神、诸物。后人称谓此神灵为“盘古”。而此开天辟地之举是为“开劫”。从此,此界的天地劫数纪元开启,开始了一个演化无数生机万物的世界。 而后那生成的天地元神精灵之气又分别凝结幻化:天之元神精气化为伏羲;地之元神精气化作女娲,均是蛇形之身,因为是从混沌融合的一体天地而来,故原本为一家。 盘古倒下,盘古的元神、躯体和气息则幻化出时空、五行、万物、气象,以及执掌之神: 元神其一化为:帝江,是为时空,一副丹火之形,混沌无有面目,神秘无踪,如影随形; 元神其二化为:蓐收,掌五行之金、四季之秋,满身金光; 元神其三化为:句芒,掌五行之木、四季之春,青若翠竹; 元神其四化为:共工,掌五行之水,遍体粼光,居大地北; 元神其五化为:祝融,掌五行之火,周身赤红,居于南地; 元神其六化为:后土,掌五行之土,黑黄之色,慈祥端庄; 元神其七化为:烛阴,千里赤蛇身,吹气为冬,呼气为夏。 盘古的骨肉之躯幻化为天地各物:日月星辰,山川湖海,走兽飞禽,花草树木。伴随天之初生,诞生日月,盘古左眼生日,右眼成月,从此日月升落,循迹于天顶,开始有了光明,只是日月升落尚没有规则,不知何时日升,何时日落,又是从何方而升落。 盘古的四肢五体化为五岳,脊梁化成一座万丈高山,名为“昆仑”。盘古的骨骼化为山,肌肉化为土,毛发化为草木,血液化为河流大海,四海环绕大地,大地上蜿蜒奔腾的江河,如盘古的血液般奔腾不息。天吴掌大海,虎身八首十尾。 盘古的呼吸化为风,吹拂万物;声为雷,惊天动地;呵气为雾,挥汗成雨,滋润着世间的花草树木。 自此,时空、五行、万物、四季、风雨雷电皆有归属,只是尚未有序。 初始的大地是一个整体,祖脉初成,脊为昆仑,那昆仑山磅礴气势,蔚为壮观。昆仑山上,仙草、灵木繁多,天地初始仙草仙木中有一芭蕉,一紫藤,那芭蕉高枝阔叶,碧绿直迎日月;紫藤遒茎盘干,萦绕曲向天空,都是天生仙物。 各类奇花异草中有一最为奇特者,乃是一棵人参神树,这人参树是天地第一个结果繁生的神木,所结之果食之可令万物长生。人参树孕育于混沌之中,生于大地之根,大地之根位于东海海中一座仙山,那山丹崖奇峰,峭壁异石,山上青葱盈翠,山中溪瀑潺潺,多有花果,每见彩凤、飞龙、麒麟腾跃,百川汇聚,奇花异草遍地。此山亦是十洲三岛之祖脉,那十洲分别是:祖洲、瀛洲、凤麟洲、生洲、长洲、炎洲、流洲、聚窟洲、玄洲、元洲;三岛乃是:蓬莱、方丈、瀛洲岛。十洲三岛皆是远离尘陆的渺渺仙境,此山与其皆相通连。大地之根处,汇大地之灵气,通四海达千山。伴随地之初生,大地之根的元气凝聚诞生一仙,是为地仙之祖,因与天地同生,故而又名与世同君。人参树与那地仙之祖生于一处,被其精心看护种养。 除却花草树木,还有那万千种生灵,天空之中有凤凰,陆地之上有麒麟,海水之内有神龙,龙生九子而各有不同。又有那虎豹豺狼,牛鹿猪羊,蛇蝎蛙鼠,飞鸟鱼虫,更有那诸多形态各异之神兽出没。天地初生时的生灵之物都是各物之祖,飞禽之长为凤凰,金身雀尾,鸣声千里;走兽之长为麒麟,头顶长角,周身金鳞,四足生风,威武身躯。正所谓:鸟随鸾凤飞腾远,兽从麒麟越高山。 至此,盘古开天辟地,天地因循大道开劫生成,有了世间万物,也便有了诸事发生。 万古长存不灭之元始天尊,每到开劫,天地初开之时,便会化身显形来到开劫之界,传承大道。天尊见此太极中之盘古界业已初开,便携太上大道君伴随万道金光,驱动真形,来到此界。先观此界情形,只见上有青天、日月,下有厚土大地,江河湖海,走兽飞禽,花草树木等生灵,确为一片勃勃生机之地。真个是:千般山水成大地,万种生灵显生机,宇宙虽为宏广极,此处亦是甚为稀。只是此时此界虽然有万物,但尚处混乱无序之中。因见有生灵生机,于是元始天尊准备传道法与此界,以令万物归宗,有规有序。 元始天尊所在的是三十六重大罗天界之处,天尊随即施展无上法术顷刻间生成两座仙府作为居所,分别为:位于三十五重天上玉清境之中的玄都玉京府,元始天尊居于此紫云之阁,碧霞之宫;三十四重天上上清境玄都玉京仙府,来在此界的太上大道君真形被元始天尊命名为灵宝天尊,居于此间。两座府邸皆金雕玉砌,霞光瑞彩。 安置完毕,接下来便要传道授法,元始天尊先是命灵宝天尊造一处传讲道法之处。灵宝天尊遂在所居上清天生成一座辉煌的宫殿,只见此殿:高屋飞角,通体庄严,上盖七七四十九层七彩琉璃瓦,门前九九八十一级无暇白玉阶,金砖铺地,紫金为柱,乌木玄窗,内有雕花桌台,外有仙木林立,开奇花缤纷、结异果累累,遍地仙草依依,四周紫气萦然,仙云缭绕,绵绵不绝,通体金光漫漫,与日月同相辉映,与天地浑然一体,元始天尊将其命名为“弥罗宫”。 弥罗宫气势不尽恢弘,仙神之气韵十足。两位天尊来在宫中,元始天尊汇集宇宙大道,因循太极之法,幻化出此界的第一神尊,准备将天地大道之法传与新神,由他在未来掌管和治理此界。 此时元始天尊坐在宫中高台之上,神情祥和泰然,目光深邃悠远,面目凝而不重,身着太极法衣,金丝银线,间有光辉,灵宝天尊在座下陪伴。新生神亦是着锦绣仙衣,天生仙体气度不凡,一见二位天尊,忙上前拜见。三神互相见礼已毕,新生神落座,元始天尊便开始了传道授法。 元始天尊身怀大道,厚重沉稳,灵宝天尊太极显相,规矩庄严,新生神凝神听法,面有生机。元始天尊开口道:“我见此界开劫,多有生气,但每每开劫之地,必将由乱入序,因此来在此界传大道之法,你便是此界道法的传承护佑之人,待你学成之后,依据道法治理此界天地,因循太极,混成有序一体。”新生神点头称是道:“谨尊元始天尊之命。” 元始天尊稳坐云台,头顶绽放金光,目沉四界,传法由内,引思于外,口吐莲花,更古之大法,首开此间。所讲是何道法,乃是常人甚至是后世之金仙皆不能听得的依据此间太极之形神因果所生成的“大乘混元道法”,都有:天地万物来历构成,所始所终,所生所克,所长所短,所依所靠,诸事之理,诸物之由,乃至各种治理之法,是为安定未来之三界天下所依据。得到此道法者自然掌控天地三界,不一而足。元始传道,有说有问,有讲有答。 元始天尊讲大道,太极化身灵宝天尊则依据元始的大道,说太极之法:世界由无极而生一元,一元而生太极,太极分而不离则存,合而互消则灭;依太极之法生阴阳万物,万物消长因循大道;大道有规有序,万物因而循规、成矩。 而后天尊又让新生之神发问。因是为此界之道而生,新生神因而先问此间万物:万物因何而有,因何而无,因何而长,因何而减;再问生灭:万物因何而生,因何而灭,因何而去,因何而还;又问万物因何成规,因何定矩,因何而聚,因何而从。元始天尊皆一一解答。 太极大道,浩浩汤汤,宏广深奥,无所不有,无所不包,即便是讲解给神灵听也得九九八十一天,方才能讲述完全。那底下听讲的新生神灵,专注聆听,仔细牢记,感天地造化,玄妙无比,听元始所讲之道,时时顿悟。 上清天弥罗宫中,元始天尊传讲大道,灵宝天尊解说太极,九九归真,不觉八十一天之后,新神得传了完整的太极大道大乘混元道法,此时已非当初那般仅有仙体而无仙法,心中已有大道法术,只待修行圆融,成就上神真身。 元始天尊见其已悉数听得太极大道,便问道:“我的道法已全数传与你,你意欲如何治理此界?”新生神见天尊有问,答道:“天地之相,应因循大道之德而有序,我欲令此界生灵皆循道有德,以令天下安生。” 元始天尊听了,点头道:“因你是此界而生,想必是感知了此界之本相,乃是此界因循本性的归宿,那我就给你起个法名‘道德’,专为在此界护道。”新神得法名,向天尊行礼致谢,从此称“道德天尊”。 元始天尊又问那灵宝天尊:“你对此有何看法?”灵宝天尊道:“世间一切道法自然,有序则自然循序,无序也是循序自然,循规与不循规者亦是如此。” 元始天尊听灵宝天尊此一说,也点点头道:“灵宝乃是道法自然,你可在此界传道于众生。”接着又对二神道:“我之道已然尽皆讲述完毕,真神将回归本位,灵宝与道德你二者须因循大道之法治理此界,以使之传承。”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点头遵命。 后又统称此三位天尊为三清,是为: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第二章 世间无序需归正 仙神传法欲大统 上清天弥罗宫中,元始天尊讲完大道,灵宝天尊传毕太极,道德天尊得传了完整的太极大道大乘混元道法,心中已有大道法术,只待修成真身上神。 元始天尊又施展无上大法,汇聚天地九阳真气,生出一位真神:太乙天尊。太乙者,太一也,出世便有上圣慈瑞之相。 太乙天尊在金光瑞霭中显形,见了元始天尊下拜,又向另二位天尊行礼,灵宝和道德天尊还礼。元始天尊道:“我观此界,宜以仁德者为天帝,我化太乙天尊,令其为天帝,代表众生心中的上天之意,你二人,可辅佐天帝共同治理。”说罢,元始真神化作一道金光回归本位,只化身留在此界。 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和太乙天尊领命拜别元始真神。 道德天尊得道,天帝已立,灵宝天尊施展法术,在三十三重天太清境中建立兜率宫府,供新生上天护道神圣道德天尊居住。又在九重天上设立一座灵霄宝阁,供天帝议事,后有寝宫。灵霄阁虽然不大,但通体紫霞金光,瑞气笼罩,乃是一座精致的灵仙之阁,其他三位天尊各自居于自己宫中,而弥罗宫则专为几位天尊听讲大道之法之地。太乙天尊谢过灵宝天尊,自此便在灵霄阁中行天帝之职。 天帝初立,太乙天尊奉元始之道,招来三位先天神祇,分别交付使命,乃是:中天北极紫微星,总领众星,掌管日月星辰,令日月有序;南极星,总领万灵;勾陈上宫,安定南北两极。安置完毕,上天遂渐显现有序。 道德天尊初得道法,还不具高深法力,因此潜心修行,法力得以日渐精进。 大罗天上八十一天,世间已过万千年,山河湖海,万物繁生,花草树木,鸟兽鱼虫,呈现出勃勃生机。其中又有因天地造化得天地日月之灵气而幻化成形者,是为妖。此时的地界,妖类滋生繁衍,数量渐逐众多,遍及各处。 妖虽灵动,却无灵性,因自在天生,故无拘无束。或单独行走,或成群结队,每每也有你争我夺,有些也颇具神力,但都浑然不敬上天,世间一切处于无序之中。几位天尊和天帝看在眼里,皆认为需加以管束教化,尤其是太乙天帝巡查地界时感触更深。遂太乙邀灵宝、道德两位天尊在灵霄阁聚首,共同商议此事。 太乙天尊居中而坐,另两位天尊就座两旁。太乙天尊开口道:“今请二位天尊前来,是为商议地界妖类众多,尚且未有管束,不知敬天礼神,世间乱而无序一事。”灵宝天尊点头道:“现今世界,诸神随意而为,万物滋生,有得天地精华者修炼为妖,也是天生随性,无有善念,爱妄动,不知礼敬上天,确需教化。” 道德天尊时时关注天下状况,听罢也道:“自打开辟以来,诸神各自而立。众生无序,其中不乏有性情凶恶胡做非为者,且有法力,却皆没有敬神之心,恐将来难免生乱,做出有违天意之举。世间本应因循有序,故此是要加以约束,令其知序明理,祭天供奉听从天帝管辖才是。不知太乙天尊意欲如何?” 太乙天尊听罢道德天尊一番话道:“此事正当迫切。世间混乱之形态,乃治理尚且缺失所致,我等即已奉元始天尊大道之旨执掌天地,本应担负起管束之责。那地界成精之妖数量已是众多,遍及各处,且甚为愚顽,又有好争斗之本性,一旦发生变故,做出逆天意之事,威胁上天,届时将无以收拾,需及早整治,加以管束。妖类众多,教化不易,恐耗费时日,故单凭你我几个无暇顾及全部,需是在地界寻些得力之选代为整治。”道德天尊闻听太乙此言便问:“不错,但不知是否已有详细安排?”太乙天尊道:“尚且没有安排,故而请两位天尊前来商议。” 灵宝天尊此刻道:“这个不难,我去其中挑选一些,传其道法,命其统领那些地界成精的生灵便可。”太乙天尊一听有理,不禁点头,一旁道德天尊却是摇头,太乙和灵宝天尊见其似乎有疑义,太乙便问道:“道德天尊对此有何高见?”道德天尊道:“能统治如此众多妖类者,需是非同一般,只有仙灵方可。而自天地开辟以来,仙神皆是先天精气所化,屈指可数,各有其位,一时无更多神灵生出。那地界生灵,本有共性,从中料难挑出所需之选,助上天统领苍生,况又无法确保所挑中者一定会听命。” 太乙天尊闻道德天尊此言便问:“那依照你的意思,该如何是好?”道德天尊回答道:“依我之见,还是新打造的为好。因是应心所造,即可保其天生具有仙性,又必可听从使命,此乃是两全之策。不知灵宝天尊意下如何?” 灵宝天尊道:“此法虽好,不过也有不妥。一是打造天生仙灵之体亦难保一定成功,二来即便打造而成也仍需教化,至于其将来是否一定听命倒也没有定数。”灵宝天尊坚持自身的看法。 太乙天尊见两位天尊各执一词,似乎都是在理,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思索片刻后,对两位天尊道:“二位所说皆是有理,一时孰优孰劣难以断定,我看不如这样,两位各自按照自己所说的方法分头行事,哪个成行,就依哪个,若都得成,那是再好不过,二位看如何?” 灵宝和道德天尊互相看了看,同时点头道:“好,就依此行事。” 太乙见二位认可,便安排详细,告诉两位天尊,但且需要相助,尽可提出。灵宝和道德天尊谢过太乙天尊,就此议定,相互辞别,分头行事。 先且不说那道德天尊如何去打造仙灵,灵宝天尊出灵霄阁之后,随即前往下界寻找可堪教化之徒,同时也准备要对世间生灵进行启蒙。 来在了地界,灵宝天尊放眼望去,见那广袤山川已因日月照耀,雨露润泽,滋养出花草连片,绿树成林,生灵遍布。山林之间,飞鸟穿梭,走兽欢跳,一派生机盎然,却不见些许妖类的踪影。原来那妖类生性机警,且好在阴暗之地躲藏,故而难见踪迹。灵宝天尊知是其秉性,心中早有打算,故此并不急切。驾祥云,运金光,来在昆仑山的山巅之上,至琼崖开阔之地,见正有一瑞兽在卧,远远望去,一团祥氲环绕,锦鳞生辉,金角玉蹄,狮头龙尾,正是那兽中之首麒麟,乃是天尊心中首选。 灵宝天尊收金光祥云上前,麒麟见是有上神前来,立起身相迎。天尊点头相见,对其直言到:“今有地界妖类四生,无有管束,未听教诲,不敬天地,易生祸乱,你乃兽中之首,可否愿意协助上天统御这些妖类?” 麒麟听天尊所言,方知原来是为此事而来,略加思索,开口道:“地界生灵各有其秉性,天地间当任其自由驰骋,我亦是如此,况且群兽尊我为王,我无意统领群妖,还请天尊另寻恰当之选。”灵宝天尊见麒麟无有此意,知是自然之道,只点点头,未作停留,告别转身而去。那麒麟昂首扬须,一声长啸,送别天尊。 离开麒麟之地,灵宝天尊一路思索前行:“想那麒麟乃是地界灵物之长,本是统领地界生灵的上佳之选,只可惜其无意为之。”虽是有遗憾,但也无碍,天尊早已备有他法,便睁慧眼,四下观瞧,凡见有群妖聚集之处,灵宝天尊便明暗之中仔细观察,看有无可选之材,尤其是那些群妖之首,天尊都着重留意。 妖精虽然数量众多,但皆由无有灵性的草木鸟兽所化,自打成妖之后,便在天地间恣意放纵,野性根深,冥顽不灵,有的甚至不易接近。天尊在那山海之中、林草之间挑选了些稍具灵气已成妖形的鹏、蛟、狮、猿、虎、豹、狼、虫,聚拢来,在洞天府地,试着以道义开启其听从教化之心、尊天敬神之意,再在其中择些有悟性者,传其修行之道和一些法术,看看能否选出可堪重任者。 灵宝天尊虽秉承有教无类之师传之心,却怎奈这些个凡间精怪却难以得其要领。有的虽习得了一些法术,但却任意成性,反倒相互之间争斗,皆不愿听从管束。灵宝天尊在地界多日所遇皆大同小异,难以达成所愿。因始终无果,天尊不禁有些失落。 天尊见自己的设想堪堪就要落空,怅然间,想起同他一起分头行事的道德天尊,不知其现在何方,结果如何?或许他的自造仙灵之法才是可行良方。灵宝天尊边行边想,继续找寻,忽然计上心来:既然已经成形的妖类性情已定,难以教化,何不在尚未成形的生灵当中择其有灵性者进行点化,再加以教诲,岂不也能合乎心意?灵宝天尊一番斟酌之后,更觉此法可行,主意已定,心中一扫这些时日的郁结,不禁欣喜,仙步轻快。 点化未成形的生灵,需是挑选有先天灵性的才是上佳之选,哪里有此种灵性之物?地界还属昆仑仙山。那昆仑山,本是盘古脊梁所化,灵兽、仙木众多。灵宝天尊几经搜寻比对,终在昆仑山上选中一株菩提神树,此树生于天地之初,立于昆仑山巅,汲取天地日月精华,早有灵性。 天尊来在树下,见那菩提树高百尺,干劲枝遒,根深叶阔,迎日而上,遍体灵光,知是非凡之木,遂不耽搁,即刻施法点化。因早有灵性,一经天尊点化,菩提树随即成形,有了自如之身,见天尊倒身下拜称谢。 天尊心中喜悦,将其搀起,仔细打量,见其面色沉静、心绪笃实,仙性遍体,心下满意,遂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告之:“我乃是上天之神灵宝天尊,此行的目的是找寻合适之选为上天统领地界生灵,如你愿意,我可传你修行法力,待你有成之时,便可担当此重任。” 菩提树一听是天尊上神,且欲传其法力并委以重任,不尽欢喜,满口应允:“决不辜负天尊重托。” 灵宝天尊高兴,遂以树为名,为其取法号“菩提”,传其道法。那天尊有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化绝技,又集元始天尊大道和此界之要成《黄庭经》,是为其主要道义。天尊将那上天入地七十二般变化之术的口诀传与菩提,菩提十分具有悟性,心性又笃实,遇此难得机遇,更无旁骛,谨记在心,勤加练习。未久,菩提便可以腾云变化,山海遨游。只是未及深厚,但历经时日,依法修行不辍,便自不断增长。 天尊又与其讲解黄庭之道,菩提更显大彻悟之性,一点即通,遂得黄庭经之玄妙。 就这样,七七四十九日之后,灵宝天尊见菩提已得精要,满心欢喜,只因此行目的尚未完全达成,便叮嘱那菩提:“你已习得了我法术的精要,将来会安排你统领地界草木成精的生灵。”菩提点头。灵宝天尊又道:“只是这世上生灵众多,我还要继续寻找其他合适的人选,今后你便自己勤加练习,待你修炼达成之时,我会再来寻你。”菩提应允。灵宝天尊便自离去。菩提虽然不舍,但不敢违背天尊之意,惜别天尊,自行修炼不提。 天尊见此法果然奏效,便继续依此行事。那菩提乃天生木本之体,将来待其修行得成可安置其统领草木山石成精者,而统御兽类成精的,天尊则认为要在兽中再行挑选才是上佳。 天地初生之上古,虎豹狮狼等诸般猛兽成精,有非比寻常之威,灵宝天尊先是在其中遴选。怎奈此类猛兽太过凶顽,野性难驯,不服管束,只好放弃。天尊又在诸般灵兽之中左挑右选,终选中一只白牛,乃是牛之祖兽,即天地第一只牛形。那白牛身形巨大,肩高数丈,头顶一对长角,威武雄壮,力大无比,虽力大善斗却不与百兽争,生在昆仑山中,因食仙草,逐渐成精,有了灵性,恰遇灵宝天尊,天尊观其可堪教化,便将其点化成形。白牛被点化之后,果然拜谢。天尊于是说明来意,白牛表示愿听从天尊教化安排,于是灵宝天尊便将其收归门下,并传其法力。 那牛祖不同于菩提,天性灵动,没有菩提的沉静心性,只是好学法术,却无心习经。灵宝天尊知其天性,便只传了其法术,那白牛却也用心,亦学会了天尊所授的七十二般变化,也能上天入地。天尊得了菩提和牛祖,此行终是不虚,心中甚为满意。 再说那一心要自己从头打造仙灵的道德天尊,自灵霄宝阁辞别了另二位天尊,回到仙府,稍加安排后,动身前往地界寻找打造仙灵之物。经过习道和许久的修炼,道德天尊已是法力高深,精通天地五行之法、解化之术,无论是飞天遁地,还是移山填海、点物化形,都已信手拈来,自在随心,即得道又有术,再加上先天神体,此时其已可称得上是天地法力第一上神。道德天尊心中打算:须得是先天灵物,方可打造成为称心如意仙体,再加以教化,以助统领地界众生。 道德天尊来在地界,也见到山河蜿蜒、花草繁盛、走兽奔腾,真是诸般美景,不禁感叹,但此行却因有目的而来,故无暇停留观赏,却使神通,不在云里行走,只在低处飞行,时刻注意寻找可供打造仙形之物。 大地虽广,万物虽多,但多为凡物,其中倒也不乏精华,但要找寻道德天尊心中理想之物,也非易事。此时天地已有日月星辰,山石树木,但罕有先天灵气者,那些草木顽石大都无有灵性,道德天尊四处遍寻无果,不觉间也来在昆仑山之地。昆仑山气势磅礴,绵延不绝,冷峰苍岭,山顶常见风雪,百宝云集,山间每有灵兽出没,乃是个滋生神物的地方。众多开天之时生出的生灵,都在此生息,怪兽灵猴,奇花异草满山遍布。 道德天尊在昆仑山以东行走查看,正走处,远远望得前面有一株碧绿冉冉的芭蕉树,宽叶直干挺拔于艳阳之下,树上伸展出的芭蕉叶,绿莹莹,闪出道道光彩,一看便是非凡。 天尊走上前去,定神观瞧,只见此树高三丈有余,树干笔直,尤其是那顶上,迎空生有两片硕大的芭蕉神叶,每个也有一丈多长,映日闪耀,迎风而动。道德天尊一见,心中一喜:“这芭蕉叶真乃是不凡之物,如果能做成宝扇,可助风火之用。”于是便挥手摘了那两片巨大的芭蕉叶下来,持在手中又看了遍仔细。原来,这两片芭蕉神叶,一片是太阴之气所生,一片是太阳之气所养,那太阴所生之叶可生阴风化雨,而太阳所生之叶可生阳风助火。 于是天尊便施法力将两片叶子各做成一柄神扇,金丝为骨,绿叶为面,形状能伸缩自如,放在怀里。回头再见那芭蕉树,却没有原先的金光和仙气了。原来,只有天地初开所生成之物,长期吸收日月精华才能生出灵物。再往不远处看,只见一只生有六耳的猕猴,蹲在一棵树上向这边观望。 创仙所需要材料,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才算理想,天尊遍寻不着,正独自思量之际,忽见天上现明亮轨迹,划过天空,极为耀眼,一阵轰响,落下一大片五彩明石。这明石是天外之物,偶有落入此界,落地生五彩,是为天生五彩神石。道德天尊一见那石,不禁称奇。只见其遍体光耀夺彩,晶熠生辉,灵气不凡。天尊心中欣喜:“这造仙灵的材料来了。” 第三章 太清寻宝化仙形 女娲施法创生灵 道德天尊欲寻宝化仙,遍寻不见,忽见天上落下一片五彩明石,遂沿着那最明亮的轨迹寻去,见明石散落处,霞彩生辉,灵气环绕,天尊见此物甚是不凡,便在这一片五彩石中挑选了一颗高三丈有余,最为耀眼夺目者,天尊见到此石,甚为欣喜,欲施法术就地将其点化成仙灵。 天尊先是将其内部精华初化,究竟化成何形?天尊想到在那芭蕉树旁望见的一只猕猴,众生之中,属此类生得最似神形、最有灵性,就照其隐约化个形状,又据其眼、耳、鼻、口及身上通处点石九窍,成了仙胎雏形,然后催动真气看能否即刻化之。 道德天尊凝神聚气,施展法力,催炼神石,意图使其成为仙灵之形体。未承想,此石乃天外之物,天尊虽为此界开天之神灵,亦不能得迅速点化之法,经过数次尝试,念了几轮咒语,那神石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天尊方知是不能速成,但并未就此放弃,因确是难得的宝物,故决心为之多费些精神,于是又多花了许多心思气力。足足过去三天三夜,天尊已使遍了法术,那神石逐渐通透,但形状依旧未有丝毫变化,还是初始的雏形模样,如此一来,天尊不禁感慨:“这世上亦有其无法掌握的玄机所在!” 昆仑山峭壁荒崖,山峰卧雪,不是个好的久呆之地,道德天尊渐生放弃的想法,但却又有不舍,毕竟如此神石得之不易,又经其点化过,但只不能化成心中理想的仙灵,弃之甚为可惜。天尊看着那神石,原样静静矗立在眼前,自顾闪烁光华,依旧岿然不动,颇为无奈,心想:“我即不能将其点化成形,又不愿舍弃,不如令其自行汲取天地精气,让天地点化于它也许才是其最好的归宿,成与不成、何时成形就让天地造化来决定吧!” 想至此处,天尊遂托起那未成形的神石去寻找一个能安放的好去处,一边寻思着还应找人看守,以免野兽妖怪前来侵扰。 道德天尊驾仙云至云端高处,放眼四方,观陆地四海,唯见那东海海中一座大山,仙云缭绕,甚是不凡。天尊乃此界开天之神,通晓天下万物诸事,知其乃是大地之根所在,有地仙之祖居于其间,便定下主意,带着未成形的仙石前往那仙山。 天尊看中的那座山,乃是鸿蒙初生时便存于天地之间大地之根,位于东海之中,是一个清净仙地。天地岁月流转,现已是山林密布,花草丛生,麒麟、彩凤齐聚,四周海阔天空,碧水蓝天,山上翠绿葱荣,水府洞天,仙云缭绕,花果妖娆,生灵在此嬉戏。尤其是还有那始于混沌之中的人参神树,天地初生之时便在此间生长。又有那“与世同君”地仙之祖,天地开辟以来便在此居住修行至今。 地仙之祖居于此间的一仙洞之中,外有水帘遮蔽,内有石房,大石为桌,中石为凳,小石为杯碗,一应齐备。虽未得上神传承,但凭借其天生仙性,自身汲取大地、日月之精华,修炼成法术,能移形换影,袖里乾坤,卜算神通,光华护体,坐地飞升,一一皆精。又好生侍弄那人参神树,日生夜长,高达千尺,粗有数丈,叶繁枝茂,使其开花结果,竟有长生灵效,只是十分稀少,每三千年才得开花,再三千年才得结果,又三千年方能成熟,却仅结三十只果实,这果实实不一般,寻常生灵吃一个可成仙体,活数万年,十分珍稀。 人参神树生得高大挺拔,枝繁叶茂,远远可见,一日,飞来一虫,乃是一只明翅金蝉,落在神树之上,每日鼓噪,吸吮神树汁液为生,天长日久,竟也得灵体。 仙祖孤家一身,每日修行也颇为寂寞,此处位于东海,唯有和东海之龙尚能常叙谈交往,才不至孤单,那东海龙居于龙宫之中,有此一仙邻,也乐得与之时常来往。仙祖在洞中修一通道直达东海龙宫,便于往来行走。于是此间便时常仙踪龙影,更加灵气非凡。 道德天尊手托灵石驾仙云霎时间来此山前,落下云头又详细观看,见其间有一处开阔之地,有桥有屋,外遮水帘,潺潺清音,涓流不息,尽与外界尘世隔绝。天尊来在洞口前,高声道:“与世同君可在,道德前来一见。” 那地仙祖正在洞中打坐修行,忽听见外面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号,却又不是那龙王的声音,便起身出来拨开水帘看个究竟,见一仙神立在眼前,身披太极八卦仙衣,金光遍体,仙云缭绕,旁边还有一块五彩仙石,熠熠生辉。仙祖猜出是道德天尊,只是不知为何突然来此,不敢妄加揣测,正欲问询。天尊看那来者,仙骨临风,仪态非凡,先开口道:“与世同君一向可好,道德有礼。” 那地仙祖见果真是道德天尊,连忙施礼,道:“不知天尊来此,有失远迎,快请进来一坐。”天尊点头,将神石置于洞外,随仙祖进入水帘之洞内。 天尊来到洞中,见其内又有一番洞天,树木花草遍地,石房一座,桌凳杯碗齐全,倒是个修养生息的好地方,仙祖请天尊先行落座,自去取了那人参仙果,转身回到洞中。 地仙祖将人参仙果奉上与天尊润口,天尊见那仙果,鲜嫩光洁,通透润泽,自认虽为天神,却也未曾见过,不禁暗暗称奇,吃一口唇齿鲜香满溢,神清气爽,果然奇特非凡。天尊尝了几口,连声夸赞,吃罢人参果,天尊问道:“仙祖在此仙境一向可好?” 地仙祖笑道:“方寸之地,容身而已,不知天尊来我这清净之处有何贵干?”天尊道:“我此次前来是有事想求助于仙祖。”地仙祖一听,心中不解,道:“哦,我一世外小仙岂敢说能有助于天尊,但有所能,定会出力。” 天尊点头,道:“我在那昆仑山上寻得天降神石,取其精者欲将其点化,怎奈劳费多时,依旧无功,我便欲将其自行采取天地日月精华,任其随天而化,又恐其被那妖兽侵扰,便欲请你代为看护,你看如何?” 仙祖一听,方知原来那洞外神石有此出处,心下想:“若答应天尊的请求倒也是一个和天尊结交的机会”,遂对天尊道:“如此举手之劳,小仙愿替天尊分忧,可将神石置于那花果山顶,采天地之气、汲日月精华,又无侵扰。”天尊一听地仙祖答应,满意欣喜,称谢,仙祖忙还以礼。即刻行至洞外,一挥手,只见那神石迅即飞升而起,稳稳落在那山顶之上,在太阳的照耀下,绽放出光华。 天尊见那仙祖已有如此运用自如的法力,遂心生将其收归自己门下之意,便道:“仙祖法力高深,独自隐居,无有施展,岂不埋没?何不入我门下,随我建立天地一统,届时定有高位得坐!” 地仙祖一听,有些不解,便问:“不知天尊所说何为天地一统,是有何必要?” 道德天尊并不隐瞒,同时也想借此机会听听诸仙神对他想法的看法。天尊道:“感天地万物,虽有日月五行,却运行无序;虽有太乙,但天地诸神皆不归心;虽有众生,却各自独行,无有章法,生死轮回无有归所。将来仙神与生灵渐多,而那万物滋生却需要有五行及时供养,需云时有云,需水时要有水,需火生而不可乱,如无有掌控,万物却只能自生自灭,饥渴时无雨,居水处却泛滥,天地无有统一规矩,则必将混乱不堪,不合太极因循有序之道,更有那诸多妖邪,生性恶念于心,侵扰众生,乱自行径。我有意封各路诸神,各司其职,因循章法,分管天上地下,成为有序一统。” 那地仙祖一听,方才明了,原来道德天尊有此意图,但却有犯难,心想:“我本清净修行之人,本不想沾惹世事,那太乙称帝,诸神各自行事,妖邪作乱,我也知晓,我居于世外,倒也不受其扰,但那道德天尊有此一心,欲建天地一统,此时不从,将来如若其果真得成,我毕竟难以独善其身;但是如果从了那天尊,却又失却自如,非我本心,这又如何是好?” 仙祖心中正在盘算,不禁面露犹豫之色,道德天尊早已看在眼里,对其道:“此并非强求,但请仙祖出山之事,我却有诚意,仙祖可多加思量,不必即刻答复。”听天尊这么一说,地仙之祖松了口气,谢道:“天尊此意,我定当大力支持,容我有些思考,能更为周全,多谢天尊体谅。” 天尊于是又问那地仙祖:“不知这山,这洞可有名称?”地仙祖答道:“尚无称号,不知天尊可有意赐名?”道德天尊道:“我观此山花果甚是繁多,可以此为名。”地仙祖道:“好,这山就依天尊命名‘花果山’!这洞可因外有水瀑如帘就叫‘水帘洞’为好。”天尊也点头称妙,遂施展法力,移来一方石碣置于正当中,又顷刻间在上面刻出“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琢补到乾宫夬地,昆仑山脚下一缕仙藤,上结着个紫金红葫芦,下收毕水火之力,天尊生风吹散满天弥漫的烟尘焚尽枯枝残叶;洗净污垢灰烬。遍洒甘霖之后,清天朗日重现,阳光穿云间射。暖暖春风,茸茸绿意。……,也好,如此更有胜算,不知你想要何种法术?”菩提正欲开口,灵宝天尊先道:“就传道德的三昧真火之术吧。”原来灵宝天尊知道这是道德天尊自行修炼的真火,远胜天地五行凡火,十分的利害。此真火放于炉中能炼物,放出炉外能克敌,那菩提自是不知,遂代菩提向道德天尊提出。 此情此景,道德天尊是难以拒绝,于是便叫菩提随后同他到自己兜率宫中,传其三昧真火要诀。菩提忙谢过天尊。 按照那菩提的提议,几位天尊在灵霄阁最终商定决战事宜,将由菩提具体安排。道德天尊又带上菩提返回地界,命众人仙听从菩提调遣,众仙遵令,不敢怠慢。 人族大军此时聚集一处,清点勇士,共计还有十二万余众,一起听从菩提的统领,菩提精心安排调遣,准备停当,便拟定日程,择日派人前往那牛魔王处与之相约决战。 魔族的几位首领之前本欲发动最后的攻击,以将人族彻底击溃,却见人族大举撤退,并严加防御,不知何故。牛魔王谨慎,未敢冒然发起进攻,并派各路魔王严加防守,以防突袭,然而也不见动静,一切出奇地平静,战斗也突然不再发生。牛魔王奇怪之中这几日正与几个魔头一起商议下一步对策。 众魔首正一起七嘴八舌议论之时,有小妖来报说有一人前来通报相约决战,牛魔王闻听忽有人前来挑战,颇有些诧异,于是叫齐所有各路魔首,让那人来见。来人被数名小妖用兵器指着来到到牛魔王的洞中,见四周聚集着众多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个个气势汹汹,杀气腾腾,想必都是些魔族头领,最中间的是一位高大魁梧,身披战甲,头顶长角的牛头模样,想必是那魔王之首牛魔王了。来人也是挑选出来的勇士,并不惧怕,对牛魔王道:“我首领要与你魔族相约决战,三日后,在昆仑山下一决高低。” 牛魔王和众魔王都是好斗之徒,一听是人族要和魔族决战,倒来了兴致,待来人念完战书,众魔便纷纷大声叫嚷,定要一战将人族彻底赶尽杀绝,再打上天宫,称霸天下。 牛魔王见群魔斗志不可当,再者根据目前的战况也相信自己一方完全有获胜的把握,便对来人道:“好!既然你们有意前来送死,你且回去,告诉你们头领,就依照战书里的时间、地点,到时候一战定胜负!”来人听完正欲转身,牛魔王又将其叫住:“还有,如果我们取胜,叫那所谓的什么天尊让出天宫,由我们来统御天下。”众魔王都仰天大笑,无不称是。 使者当下也不多言,得了牛魔王的答复,回去和菩提回禀了详情,说那魔族已经答应决战。 菩提见魔族愿意决战,也不耽搁,即刻做好最后的布局安排。众仙人和勇士皆摩拳擦掌,争相上阵,在菩提的率领之下,很快聚齐全部力量在事先约定的决战的地点昆仑山以西一处山谷开阔之地摆出决战准备阵势。 诸魔亦不敢怠慢,全体出动,点齐余勇七万有余,个个是群情激昂,跃跃欲试。牛魔王和众魔王此次精心做了准备,力求必胜。 众魔虽不懂得排兵布阵,但魔头也各有分工:??狨王驱数千神兽在先,此乃牛魔王专为此次决战特意安排;牛魔王坐镇中央;鹏魔王有翻天之术,率飞翔之族藏在高山之后,欲从空中居高临下突袭;蛟魔王有覆海之能,率水部众妖魔潜伏水底,以待战机;狮驼王力大可以移山,负责殿后;猕猴王耳聪目明则随时观察通报战场战况动静。其他中小魔王的部落也集结一处,做好了对人族进行全面集中攻击的准备。牛魔王一声令下,号令魔族的兵士出发,浩浩荡荡挺进决战的战场。 上古神兽,数量种类繁多,而且大都好斗,早已被牛魔王派人召来无数,暗中布置,做为此番决战的先锋,有那:混沌、穷奇、梼杌、饕餮四大凶兽在最前,又有:蛟龙、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螭吻、狰狞、獬豸、白泽、毕方、狌狌孰湖风,” 菩提见灵宝天尊果如其言推举自己统领地界,忙起身施礼道:“多谢天尊举荐,如我执掌地界,定当尊天意,效全力!”灵宝天尊见菩提当众表明态度,显露满意神情,太乙天尊也是点头,根据最初与灵宝和道德两位天尊针对地界治理的安排,菩提担当地界之主可算是在情理之中。 未参与此次地界降魔之战的几位上天神祇也了解其大致过程,心中也无有太多疑义,正在此时,有一人发话道:“不妥!” 此言一出,众神大多十分意外,尤其是灵宝天尊和菩提更是出乎意料,怎会有人对此事加以阻拦?在场的诸神都寻声看去,见发话的正是那道德天尊,众神不解其意,纷纷以疑惑的目光望着他,等待其给出缘由。 只见道德天尊起身稳步来在了灵霄阁的中央,对诸神说道:“灵宝天尊所言不假,之前的确曾经商讨过找寻能者治理地界一事,但时过境迁,现较之当初已大为不同。如今,世上已不单单是有地界,而是有三界,即:人、神、鬼三界。人族经此一战已占据地界主导;而天地五行、日月星辰、风雨雷电运转皆由专门仙神掌管,之前无有规矩,现在该当有序;另外,自打开天以来,天地间阴阳生死轮转,亡魂众多,也已成为一界。因此,我认为当前已是有必要立三界的统领,建大一统天庭,来总管这三界。此首领必须能上知天,下晓地,中通人性,是纵横通达的治世之材方可胜任!” 此一番话语自道德天尊口中平静而出,却掷地有声,似在诸神心中鸣钟击鼎,掀起巨大波澜。灵宝、太乙、菩提听完都不禁一怔,道德天尊此言虽出乎意料,但却又在乎情理。而三界之首,当是非同小可,自打开天辟地以来还从未有过,而如今却被其提出,摆在了面前。对此即便在座的几位顶级天神亦难轻易断定可否,在惊讶之余,诸神皆未发话,稍顷,不禁一齐将目光转向元始天尊,此等大事已非元始天尊出面评判不可了。 大道之化身元始天尊闻听道德天尊有此一提法,早知道理,见众神疑惑,便开口对众神说道:“我观此界,自开劫以来,因天清地浊而分,初始时生灵无多,道法于天,本自如然。之后经历过万千演化,如今是已有不同,众生繁多,人、神、亡灵皆盛,遍布天地之间。而世间只有循道有序,万物方能生生不息。道之法,法归自然。大道非争、不避,而利万物,乃顺其自然而成,故正如道德天尊所说,三界一统,是为当今太极归序之理。” 众神闻听元始天尊说大道、破迷径,方才开解,纷纷点头,尤其是那道德天尊,听罢心中备觉振奋。诸神不由得将注意力集中在由谁来担当三界之主上。 “三界之主”这一亘古无上尊位,既然已被提出,又合乎大道之理,任何人都难免对之有所憧憬期待,古今多少征战杀伐无不因此心而起,不知妄负了多少性命。诸神皆各自盘算。 灵宝天尊料三界之主将从在座的几位之中诞生,似无悬念,而看此情形,想那道德天尊心中的三界首领之选恐非自己推举的菩提,亦非如今的天帝太乙天尊等诸神。如真若设立三界首领之位,其提出者道德天尊当下则是最为合适之选。那道德天尊现已是法力高深,居众神之首,还曾解化女娲补天,缔造人族世界,且是此次伏魔大战的发起者。此时此刻,又是他提出人、神、鬼三界统领之说,想必是对之成竹在胸。余者也多如灵宝天尊心中所想。 灵宝天尊心在传道,见既有此时机,也还是要让菩提继续争取三界之首一位,于是马上提议,让菩提来担当三界之主宰。 菩提一直在仔细聆听诸位天尊的话语,先是听得那话锋突变,由推选地界首领变为三界统领,心里无有准备,不知是该争取,还是该放弃。正忐忑迟疑间,见灵宝天尊再度举荐自己,大为惊喜。菩提苦心修炼、难得此一机会施展,如今更是走到了诸神之主的位置最近处,岂能不动心,他便也有了争夺之意。但这毕竟与之前所想大为不同,况另几位天尊和天神都在场,菩提此次却未敢擅自发话,只待形势有所明朗。 诸神心中能但当三界之首者看来无非是论资历和法力,要论资历,这里只元始、灵宝、道德和太乙天尊最为资深;论法力,灵宝和道德两位天尊当仁不让,道德天尊似略占上风。太乙天尊为当今天帝,倒也有继续担任三界之首的道理,但此次并未参与伏魔之战,是否能够转而成为新的三界统领还存有变数。菩提心中最担心的也是那道德天尊,其乃是天地初始上神,又是一手发起此次大战,这三界统领之位的话语权,当数他大,而自己还真无几分把握,但也决心尽力争取。 灵霄阁中一阵静默,诸神各自盘算,此刻只见仙香缭绕,未闻言语一声。 见众神均未表一言,菩提又对自己反复斟酌了一二,自觉分量在几位天尊面前远远不及,甚至那紫微、南极、勾陈、后土等在座的几位神祇也在自己之上,不如主动谦让,却又心有不甘,正犹豫间,闻听道德天尊发话。 道德天尊道:“菩提曾得灵宝天尊亲传道法,的确法力精深,又在伏魔决战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但伏魔之战的获胜并非菩提一人之力,除众仙之外我也曾出手相助。菩提善斗、法力高强不假,但其长于杀伐,却并不擅长治理和统御天下,是乱世之雄,而非治世之能。三界统领之位则是重在治世,故此须是从能感知天地众生者中甄选。人族现已成为地界主导生灵,亦是将来天地之间最重要的一族,修成仙,亡为鬼,皆从人出,因此,唯有能感知人族性情者方可知其玄机而治,而那菩提本非人族,不能感知人族之心性,更不知鬼类,怎能担得此任?因而并非上佳之选!” 菩提一听,首先一愣,未曾想那道德天尊会有此一说辞,几乎是处处说到自己的无解之处,当下心中无奈,放下念头,不再准备力争。 其他几位听了道德天尊这番话,似乎有道理,又似乎还值得商榷,总之道德天尊的心意众神已是明了。太乙天尊始终沉默不语,静听众神之议。 灵宝天尊见道德天尊似乎有谋求担当三界统领之意,但听他之言却又像是并非如此,于是便问道:“如此说来,在座的包括太乙天尊在内几位天神皆不能担当此位,那么道德天尊是否愿不辞辛劳,担当治理三界之重任?”其他诸位上神此刻心中也是有着同样的疑问。 道德天尊听罢微微一笑,道:“我推举一人来掌管三界,此人来自地界,本姓张。” 道德天尊此言一出,大为出乎在座诸神的意料,这倒底是何等人物?从未听说,居然能被道德天尊看中?更令众神感到意外的是,那道德天尊竟然即不亲自来争三界之首,也不推举在座的任何一位,非是菩提,亦非是太乙天尊,而是说出这样一位不知来路的人。 原来,太白金星早已依照道德天尊吩咐,去往下界寻找那天尊心中担当三界统领的合适人选。遍寻地界各处,终于找到此名张姓族长,其原也是今世投胎了好人家。金星暗中仔细查访,见虽是历经此番大战,其部落人数依然众多,居众群族之首。那部落被其治理得是,防御严密,布置严整,部落族人是劳作有效,分工明确,行事有规有矩,长幼、尊卑有序,兵者勇,劳者勤,女者贤,老者安,幼者健,各安其生,不做无用之事求功劳民,无有牵强之理徒生不平,可谓是井井有条,其他部落无可比拟。又进一步从其亲从那里探听得其为人有仁能忍,平衡有术,赏罚分明,众人皆服,虽论法力与修行,并无多少可言,但若论治理之道,无人可比。 道德天尊知众神为何疑惑,继续道:“此人仁厚持重,坚韧能忍,以和为上,且果敢善断,尤为擅长治理。其累世修行,现虽是凡人,但前世却曾历经千劫,依旧真形不灭,今转世昆仑山下,是乃天意所在。” 菩提听道德天尊所言,亦甚为惊异,没想到其推选的居然是如此一位凡人,随即已悟到天尊心思:天尊这般安排,是可以毫不担心三界之主不听他的教诲。诸神继而也都心中明了,暂且未表意见。菩提却十分不甘于在一凡人之下,此时开口说道:“这三界之主论资历道行当属诸位天尊,况还有太乙天尊为当今之天帝,怎轮得到一个凡人担当?”一番话说到在座几位天神心里,难不成今后将要在一名凡人之下听命,这岂能容忍? 道德天尊早有准备应对各种将会发生的异议,听菩提所述,正是关键,其依旧从容道:“太乙天尊的确有天帝的经历,但只是在天地尚且无序,毫无体统的情况下担当天帝一位,只管天上之事,与将来三界统领的要求有所不符,况且太乙天尊并未参加此次大战。” 众神一听,也都明了,道德天尊只是不同意菩提的观点,参与伏魔之战与否也不过在其次。此时众神都把目光都集中在了太乙天尊身上,都想听听太乙的想法。 身为现今天帝的太乙天尊神情倒是很坦然,见众人把目光投向他,一直沉默倾听的他开口说道:“道德天尊所言三界之首,乃是遵循大道之理,大势所趋。我见众生之生死已多,多因苦难,孤魂遍野,无有解脱,亦无管束,故我愿去救助天下生死众生和孤苦亡魂。” 众神一听太乙天尊此言,一番潜在的争端化解,方才心中有所舒缓,都钦佩太乙的慈悲之心。 道德天尊此番提议,让那菩提失却原本打算的地界之主,亦不能担当新的统领。灵宝天尊没有发话,正想是否有必要拆解。众神依旧各怀心腹事,最终能否如同道德天尊所言让张姓凡人担当三界统领尚无定数,那紫微、南极、勾陈、后土诸神心中对此也不同程度地有所期待。 正在众神沉默之时,道德天尊命一旁的仙童让门外待命之人来见,仙童领命,出灵霄阁,见果有一人身着仙衣在门外等候,便让其进来。来人进到阁中,上前三两步对众神施礼道:“门外已有天兵列阵等候,请诸位上神观阅。” 众神都有些诧异,道德天尊道:“我已安排将来镇守天庭的天兵在门外列队整齐,只等诸位一同前往观看。”诸天尊、天神和菩提见道德天尊早有安排,便也起身跟随其出灵霄阁观看究竟。 出得门来,只见有数万天兵在云霄之中摆好了阵势,前排一千金甲神兵,明晃晃盔甲闪亮,冷森森兵器放光,个个是上山擒得猛虎,下海降得蛟龙;又有风雨雷电之神,豺狼虎豹之兵分列两旁,正是那伏魔大战中获胜的战士和归顺的妖魔,共有五万之多。见道德天尊出来,为首的将领一齐向道德天尊施礼,继而金甲神兵向道德天尊致敬,威武雄壮,接着是全部天兵天将喝号,声威震撼。道德天尊见状满意点头,又让向诸位天神行礼,诸天兵天将又一齐向诸神行礼参见,响彻云天。 诸神颇感惊讶,有所不解,一齐用疑问的目光看着道德天尊,道德天尊知众神心中如何,介绍道:“此乃降魔之战中挑选的兵将、仙神以及收服的妖兵,将来可作为天庭之天兵天将,暂由我亲自统领,今特地借此时机请诸位观阅。”众神闻听道德天尊此言方才明了,原来其早有打算。观毕,诸神复又返回灵霄阁。 诸神坐定,元始天尊此时问道德天尊:“你对建立三界统领之体统是否有具体安排?”道德天尊对元始天尊和众神道:“除了新的三界之主以外,各路神仙,各路职务皆已备有人选,水归水德,火归火德,金有金德,木有木德,土有土德五行星君具体执掌五行事宜。文有太白,武有天兵天将。并且,我准备设立道门,尊元始天尊为玉清第一神尊,灵宝天尊为上清,而我居太清,是为三清。将来掌管天庭各个职责的仙神须是出于道门之中,欲担当职务,要先入道门。太乙天尊可辅佐新帝治理天下,保留帝号。紫微北极、南极长生、上宫勾陈昊天金阙玉皇玄穹高上帝兵革承天效法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主神雷部主神催火部主神水德星君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星四位正神五方将、十二元辰……”玉帝有所迟疑,尚无主意。王母接道:“好!就叫蟠桃会,这时机则可以定在我的生辰之日,你看如何?”王母看着玉帝,神情中带有问询。玉帝道:“好!一举两得,就依王母之意。” 王母见玉帝爽快同意,心中十分欣喜,即刻吩咐下去,尽早准备,设立蟠桃宴会。次日玉帝上朝,在灵霄殿上正式宣告:“众仙卿长久以来为天庭恪尽职守,竭心尽力,天下大治,颇有功德,现借王母生辰之机在瑶池设立蟠桃大会,聚宴嘉赏。”众仙闻听有此一盛会,且有赏赐,无不喜悦,盛赞玉皇大天尊和王母美意。在一旁上座的太上老君闻此决议之后提出一样要求:在蟠桃会召开之前,那些仙将、仙官等需在丹台聆听其讲道,再去参加盛会,以令其感知恩泽之源。玉帝钦准,依照老君之意宣诏,定下蟠桃会一事。 距离王母生辰三月初三还有些时日,王母亲自安排,各路仙娥、力士早已忙碌起来,依照王母吩咐,在瑶池布置隆重盛景,摆放仙桌,采摘蟠桃、预备仙酒等诸多事物。 很快到了三月三,蟠桃盛会开办,众仙将、仙官、仙吏、仙童先在朱陵丹台听罢老君讲道之后,纷纷来到瑶池仙阁。三清、四御自是必不可少,天上有俸禄的皆受邀前来参会。众仙鱼贯而入,一进那瑶池,不禁惊奇,只见这宴会之地瑶池仙境,祥光彻照,瑞霭缭绕,雕栏玉柱,奇花遍布,异宝装点,漫仙香,排盛景,仙桌仙椅整齐布置。有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2010-2013 max.book118.com在线文档投稿赚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81019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