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理解研究(一)》.pdf 41页

  • 673
  • 0
  • 0
  • 约5.77万字
  • 2018-08-28 发布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41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休谟自传 一个人写自己的生平时,如果说得太多了,总是免不了有追求虚荣之嫌, 所以我的自传要力求简短。人们或者认为我擅自来写自己的生平,那正是一 种虚荣;不过这篇叙述文字所包含的除了关于我自己著作的记载而外,很少 有别的;而且我的一生也差不多是消耗在文字生涯中的。此外,我的大部分 著作的初次成功也并不足为虚荣的对象。 我是在1711年旧历4月26日(译者按: 18世纪旧历比新历早11天) 在爱丁堡出生的。我的家世不论在父系方面或母系方面都是名门。我父亲的 家属是何谟伯爵,或休谟伯爵家属的一支;至于我的祖先们,则历代以来曾 经领有过我兄弟所领有的那些产业。我的母亲是发尔康诺爵士的女儿 (发尔 康诺是民事最高法院的院长),她的兄弟曾世袭了赫尔克顿勋爵的名号。 不过我的家属并不是富裕的;而且我在兄弟行中既是最小的,所以按照 我们乡土的习俗,我的遗产自然是微乎其微的。我父亲算是一个有天才的人, 当我还是婴孩时,他就死了。他留下我和一个长兄,一个妹妹,让我母亲来 照管我们。我母亲是一位特别有德行的人,她虽然年轻而且美丽,可是她仍 能尽全力于教养子女。我受过普通一般的教育,成绩颇佳。在很早的时候, 我就被爱好文学的热情所支配,这种热情是我一生的主要情感,而且是我的 快乐的无尽宝藏。我因为好学、沈静而勤勉,所以众人都想,法律才是我的 适当的行业。不过除了哲学和一般学问的钻研而外,我对任何东西都感到一 种不可抑制的嫌恶。因此,当他们以为我正在披阅屋埃特 (Voet)和维尼乌 斯 (Vinnius)的时候,我实际在暗中是贪读西塞罗 (Cicero)和维填尔 (Virgii)诸位作家。 不过我的微薄的家资实在不适宜于这种生活的安排。而且我的健康也因 为勤勉用功的原故,赂为衰弱了,因而我就有意 (或者说被迫)来略为试试 身手,以求进入一个较活动的生涯中。在 1734年,我曾带了几封介绍信到卜 鲁斯陶去找几位驰名的商人。不过几个月后,我就觉得那种生涯完全不合我 的脾胃。我于是到了法兰西,打算在乡下隐居,从事研读。我在那里就奠定 了我一生的大计,那个大计我一直不懈地追求下去,结果也算符了所望。我 那时决意力求节省,以弥补资产的不足,以维持我的独立生活。除了在文学 中培养我的才能,我并且决心认为一切事物都是可鄙弃的。 在我隐居法国时 (最初在罗姆,不过大部分却在安如郡的拉幅来舍), 我就写了我的 《人性论》(Treatise of Human)。在法国舒适地Nature 过了3年之后,我就在1737年返回伦敦,在1738年末,即行了我的 《人性 论》,于是我就立刻去看望我母亲和我的长兄。我的长兄住在他的乡下故居, 很贤明地努力婚加他的家产进益,颇为成功。 任何文学的企图都不及我的 《人性论》那样不幸。它从机器中一生出来 就死了,它无声无臭的,甚至在热狂者中也不曾刺激起一次怨言来。不过我 的天性原是愉快的、乐观的,所以在受了打击之后不久就恢复了常态,而且 在乡间热烈地从事研读。在 1742年我在爱丁堡即行了我的《论说》的第一部 分。这部著作颇受人欢迎,所以不久我就完全忘了从前的挫折。我和我的母 亲及长兄继续待在乡间,并且在那时候,重新温习希腊文——这在我幼年是 过分忽略了的。 在 1745年,我接到安南戴尔侯爵的一封信,请我到英格兰和他一块住 去。我后来知道那位青年贵族的朋友和家属,都愿意让他受我的照顾和指导, 因为他的心理和健康的情况都需要如此做。我和他在一块待了12个月。我在 那个时期中的任务把我的少量的资产大为增益了。此后我就又受了圣克莱尔 将军的邀请,伴他井给他的远征团为秘书。那个远征团本来打算要去加拿大, 但是结果却侵入了法国的海岸。又一年 (1747)、那位将军到维也纳和杜林 的宫廷、去做军事使节。他邀请我伴他去,仍然做秘书。我于是穿着一个武 官的制服,以副官资格被介绍到那些宫廷里;和我同去的有埃尔斯金爵士和 陆军大尉格伦特——即现在的格伦特将军。我一生中只在这两年中间中断了 我的读书生活。我那时日子过得很舒服,而且往来的也都是上流人。我因为 有这个官职,并且力事节省,所以就能达到在我认为是可以独立为生的一种 资产——虽然我在这样说时,我的大多数朋友们多爱笑我。总而言之,我在 此时差不多拥有了1,000镑。 我一向总想,我在印行了 《人性论》之后,所以遭了失败,多半由于叙 述的不当,而不完全是由于意见的不妥,而且我之仓卒付印,乃是最鲁莽的 一件事。因此,我就把那部书的第一部分重新改写了,写出 《人类理解研究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微信号 dahoo11
    • 审核时间:2018-08-28
    • 审核编号:8046032050001121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