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倾城之恋.pdf

  1. 1、本文档共20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倾倾城城之之恋恋 张张爱爱玲玲 简简介介 一对现实庸俗的男女,在战争的兵荒马乱之中被命运掷 子般地掷到了一起,于“一刹 那”体会到了“一对平凡的夫妻”之间的“一点真心”⋯⋯张爱玲是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位 杰出作家,而不是作为一个怪人、异人而存在的。也许她将不仅仅属于现代文学史。遥想 几十年、几百年后,她会像她欣赏的李清照一样,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占据一个稳定的位 置也说不定,而我们知道,那时候今天为我们所熟知的许多现代作家肯定都将被忽略不计 了。 倾倾城城之之恋恋(1) 倾城之恋 张爱玲 上海为了"节省天光",将所有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然而白公馆里说:"我们用的是老 钟。"他们的十点钟是人家的十一点。他们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 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 罢!……胡琴上的故事是应当由光艳的伶人来扮演的,长长的两片红胭脂夹住琼瑶鼻,唱 了,笑了,袖子挡住了嘴……然而这里只有白四爷单身坐在黑沉沉的破阳台上,拉着胡 琴。 正拉着,楼底下门铃响了。这在白公馆是件稀罕事。按照从前的规矩,晚上绝对不作兴出 去拜客。晚上来了客,或是平空里接到一个电报,那除非是天字第一号的紧急大事,多半 是死了人。 四爷凝神听着,果然三爷三奶奶四奶奶一路嚷上楼来,急切间不知他们说些什么。阳台后 面的堂屋里,坐着六小姐,七小姐,八小姐,和三房四房的孩子们,这时都有些皇皇然。 四爷在阳台上,暗处看亮处,分外眼明,只见门一开,三爷穿着汗衫短裤,揸开两腿站在 门槛上,背过手去,啪啦啪啦扑打股际的蚊子,远远的向四爷叫道:"老四你猜怎么着?六 妹离掉的那一位,说是得了肺炎,死了!"四爷放下胡琴往房里走,问道:"是谁来给的 信?"三爷道:"徐太太。"说着,回头用扇子去撵三奶奶道:"你别跟上来凑热闹呀!徐太太 还在楼底下呢,她胖,怕爬楼。你还不去陪陪她!"三奶奶去了,四爷若有所思道:"死的 那个不是徐太太的亲戚么?"三爷道:"可不是。看这样子,是他们家特为托了徐太太来递 信给我们的,当然是有用意的。"四爷道:"他们莫非是要六妹去奔丧?"三爷用扇子柄刮了 刮头皮道:"照说呢,倒也是应该……"他们同时看了六小姐一眼。白流苏坐在屋子的一 角,慢条斯理绣着一只拖鞋,方才三爷四爷一递一声说话,仿佛是没有她发言的余地,这 时她便淡淡地道:"离过婚了,又去做他的寡妇,让人家笑掉了牙齿!"她若无其事地继续 做她的鞋子,可是手指头上直冒冷汗,针涩了,再也拔不过去。 三爷道:"六妹,话不是这么说。他当初有许多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们全知道。现在人已经 死了,难道你还记在心里?他丢下的那两个姨奶奶,自然是守不住的。你这会子堂堂正正 地回去替他戴孝主丧,谁敢笑你?你虽然没生下一男半女,他的侄子多着呢?随你挑一 个,过继过来。家私虽然不剩什么了,他家是个大族,就是拨你看守祠堂,也饿不死你母 子。"白流苏冷笑道:"三哥替我想得真周到!就可惜晚了一步,婚已经离了这么七八年 了。依你说,当初那些法律手续都是糊鬼不成?我们可不能拿着法律闹着玩哪!"三爷 道:"你别动不动就拿法律来唬人!法律呀,今天改,明天改,我这天理人情,三纲五常, 可是改不了的!你生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流苏站起身来 道:"你这话,七八年前为什么不说?"三爷道:"我只怕你多了心,只当我们不肯收容你。 "流苏道:"哦?现在你就不怕我多心了?你把我的钱用光了,你不怕我多心了?"三爷直问 到她脸上道:"我用了你的钱?我用了你几个大钱?你住在我们家,吃我们的,喝我们的, 从前还罢了,添个人不过添双筷子,现在你去打听打听看,米是什么价钱?我不提钱,你 倒提起钱来了!" 四奶奶站在三爷背后,笑了一声道:"自己骨肉,照说不该提钱的话。提起钱来,这话可就 长了!我早就跟我们老四说过--我说:老四,你去劝劝三爷,你们做金子,做股票,不能 用六奶奶的钱哪,没的沾上了晦气!她一嫁到婆家,丈夫就变成了败家子。回到娘家来, 眼见得娘家就要败光了--天生的扫帚星!"三爷道:"四奶奶这话有理。我们那时候,如果没 让她入股子,决不至于弄得一败涂地!" 流苏气得浑身乱颤,把一只绣了一半的拖鞋面子抵住了下颌,下颌抖得仿佛要落下来。三 爷又道:"想当初你哭哭啼啼回家来,闹着要离婚,怪只怪我是个血性汉子,眼见你给他打 成那个样子,心有不忍,一拍胸脯子站出来说:好!我白老三虽穷,我家里短不了我妹子 这一碗饭!我只道你们少年夫妻,谁没有个脾气?大不了回娘家来住个三年五载的,两下 里也就回心转意了。我若知道你们认真是一刀两断,我会帮着你办离婚么?拆散人家夫 妻,这是绝子绝孙的事。我

文档评论(0)

战隼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