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剧本全本)曹禺 (三幕剧).doc 92页

  • 9
  • 0
  • 0
  • 2020-08-10 发布

《北京人》(剧本全本)曹禺 (三幕剧).doc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92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北京人》(剧本全本)曹禺(三幕剧)_院校资料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三幕剧)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王勃人物曾皓——在北平落户的旧世家的老太爷,年六...

    (三幕剧)?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王勃? 人 物? 曾 皓——在北平落户的旧世家的老太爷,年六十三。? 曾文清——他的长子,三十六。? 曾思懿——他的长媳,三十八九。? 曾文彩——他的女儿,三十二岁。? 江 泰——他的女婿,文彩的丈夫,一个老留学生,三十七八。? 曾 霆——他的孙子,文清与思懿的儿子,十七岁。? 曾瑞贞——他的孙媳,霆儿的媳妇,十八岁。? 愫 方——他的姨侄女,三十上下。? 陈奶妈——哺养曾文清的奶妈,年六十上下。? 小柱儿——陈的孙儿,年十五。? 张 顺——曾家的仆人。? 袁任敢——研究“人类学”的学者,年三十八。? 袁 圆——袁的独女,十六整。? “北京人”——在袁任敢学术察勘队里一个修理卡车的巨人。? 警 察? 寿木商人 甲、乙、丙、丁。? 地 点? 第一幕——中秋节。在北平曾家小花厅里。? 第二幕——当夜十一点的光景,曾宅小花厅里。? 第三幕——离第一幕约有一月,某一天,深夜三点钟,曾宅小花厅里。? 第一幕? 中秋节,将近正午的光景,在北平曾家旧宅的小花厅里,一切都还是静幽幽的,屋? 内悄无一人,只听见靠右墙长条案上一架方棱棱的古老苏钟迟缓低郁地迈着他“嘀嗒嘀? 嗒”的衰弱的步子,屋外,主人蓄养的白鸽成群地在云霄里盘旋,时而随着秋风吹下一片? 冷冷的鸽哨响,异常嘹亮悦耳,这银笛一般的天上音乐使久羁在暗星星的病人也不禁抬起? 头来望望:从后面大花厅一排明净的敞窗望过去,正有三两朵白云悠然浮过蔚蓝的天空。? 这间小花厅是上房大客厅和前后院朝东的厢房交聚的所在,屋内一共有四个出入的? 门路。屋右一门通大奶奶的卧室,门前悬挂一张精细无比的翠绿纱帘,屋左一门通入姑奶? 奶——曾文彩,嫁与留过洋的江泰先生的——睡房,门前没有挂着什么,门框较小,也比? 较肮脏,似乎里面的屋子也不甚讲究。小花厅的后墙几乎完全为一排狭长的纸糊的隔扇和? 壁橱似的小书斋占满。这排纸糊的隔扇,就是上房的侧门,占有小花厅后壁三分之二的地? 位。门槛离地约有一人,踏上一步石台阶,便迈入门内的大客厅里。天色好,这几扇狭长? 的纸湖隔扇也完全推开,可以望见上房的气象果然轩豁宽畅,正是个“曾经盛极”一时的? 大家门第。里面大客厅的门窗都开在右面,向着院的门大敞着,露出庭院中绿荫荫的枣树? 藤萝和白杨。此时耀目的阳光通过客厅里(即大客厅)一列明亮的窗子,洒满了一地,又? 返射上去,屋内阴影浮沉,如在水中,连暗淡失色的梁柱上的金粉以及天花板上脱落的藻? 饰也在这阳光的返照里熠熠发着光彩。相形之下,接近观众眼目的小花厅确有些昏暗。每? 到“秋老虎”的天气,屋主人便将这大半壁通大客厅的门扇整个掩闭,只容左后壁小书斋? 内一扇圆月形的纱窗漏进一些光亮,这半暗的小花厅便显得荫凉可喜。屋里老主人平日不? 十分喜欢离开后院的寝室的,但有时也不免到此地来养息。这个书斋居然也有个名儿。门? 额上主人用篆书题了“养心斋”三个大字的横匾。其实它只是小花厅的壁橱,占了小花厅? 后壁不到三分之一的地位,至多可以算作小花厅的耳室。书斋里正面一窗,可以望见后院? 老槐树的树枝,左面一门(几乎是看不见的)正通后面的庭院和曾老太爷的寝室。这耳室? 里沿墙是一列书箱,里面装满了线装书籍,窗前有主人心爱的楠木书案,紫檀八仙凳子,? 案放着笔墨画砚,磁器古董,都是极其古雅而精致。这一代的主人们有时在这里作画吟诗,? 有时在这里读经清谈,有时在这里卜卜课,无味了就打瞌睡。? 讲起来这个花厅原是昔日一个谈机密话的地方。当着曾家家运旺盛的时代,宾客盈? 门,敬德公,这位起家立业的祖先,创下了一条规矩:体己的亲友们都照例请到此地来坐? 候,侍到他朝中归来,或者请人养心斋来密谈,或者由养心斋绕到后院的签押房里来长叙,? 以别于在大客厅候事的后生们。那时这已经鬓发斑白的老翁还年青,正是翩翩贵胄,意气? 轩昂,每日逐花问柳,养雀听歌,过着公子哥儿的太平年月。? 如今过了儿十年了,这间屋子依然是曾家子孙们聚谈的所在。因为一则家世的光辉? 和祖宗的遗爱都仿佛集中在这块地方,不肖的子孙纵不能再像往日敬德公那样光大门第,? 而缅怀已逝的繁华,对于这间笑谈坐息过王公大人的地方,也不免徘徊低首,不忍遽去。? 再则统管家务的大奶奶(敬德公的孙媳)和她丈夫就住在右边隔壁,吩咐和商量一切自然? 离不开这个地方。加以这问房屋四通八达,盖得十分讲究。我们现在还看得出栋梁上住日? 金碧辉煌的痕迹。所以至今虽然家道衰微,以至于连大客厅和西厢房都不得已让租与一个? 研究人类学的学者,但这一面的房屋再也不肯轻易让外人居用。这是曾家最后的一座堡? 垒。纵然花园的草木早已荒芜,屋内的柱梁亦有些退色,墙壁的灰砌也大半剥蚀,但即便? 处处都像这样显出奄奄一息的样子,而主人也要在四面楚歌的环境中勉强挣扎、抵御的。? 其实蓦一看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_______
    • 审核时间:2020-08-10
    • 审核编号:5214200113002330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