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尘医话-清-讦寿乔.pdf 24页

  • 2
  • 0
  • 0
  • 约2.1万字
  • 2020-09-16 发布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24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客尘医话 讦寿乔 序 岁庚申,薄游西冷,卖药葛仙岭下,青山寂历,丹灶空明,稚川有知,应亦笑人千古也。我友寿乔,幼 耽绣虎,壮悔雕虫,宏景之阁三层,雁湖之水一曲,常日摊书,有时倚棹,寄身于材不材间,寓巧于元之 元外,惜盈盈三十里,赏析为难,玉屑珠霏,空付停云落月中耳。 岁龠初更,嘤鸣綦切,爰偕二三旧雨,访寿乔于一隅草堂,积雨新霁,空翠满庭,延伫既久,皓魄渐 升,乃斟桂醑,载启瑶编,循环雒诵,沁入心脾,半生疑窦,一旦冰释。嘻,幸已,忆予与寿乔交,迄今 垂二十余年矣,屈指故人如雪泉石帆梨谷诸君子,悉皆化为异物,而计然七荣,沈约一围,犹得鸿爪雪 泥,一话当年陈迹,虽青青双鬓,渐复成丝,亦可见吾两人之长, 白木 术寻苓,未始非人间世大自在法 也。二月初吉,寿乔将官广文,间云出岫,本自无心,而故山猿鹤,有待招寻。爰于诸公祖帐之时,聊将 贱子题襟之意,他日者,春风桃李,收拾药笼,当退出青鞋,与寿乔重问勾漏消息,未识三生一笑,果有 旧因缘否也 嘉庆九年陬月二十有六日吴江同研弟沈 拜手跋 卷一 杂症述略 烂喉发 疹,近时甚多,在稚年不治者,十有八九。何也?其根由于种痘,近时婴孩禀质既薄,痘师防其 发点繁多,下苗甚轻,多者数十颗,少者不过数颗,而先天脏腑之毒,未经尽透。一遇时感传染,乘机而 发,治之以寒凉之剂,则必至下陷;治之以透表之剂,则又邪未达而本先拨,蕴伏咽喉,随即溃烂而亡, 其危可胜言哉!读《金匮》书,有“阳毒之为病,面赤斑斑如锦纹,咽喉痛,吐脓血,五日可治,七日不 可治,升麻鳖甲汤主之”之文,盖以升麻透厉毒,鳖甲泄热守神,当归和血调营,甘草泻火解毒,即《内 经》所云: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苦甘之旨。绎其意,实与此症相类,而方内有蜀椒、雄黄,似当加 于阴毒方中,或因传写之讹,医者当息心揣度,用古而不泥于古,转机则在于临症活变也。 file:///D/BaiduNetdiskDownload/123/28医话-16本/客尘医话-清-讦寿乔.txt [2020/9/16/周三 14:52:44] 李云浦云:烂喉痧一症,风热者宜清透,湿热者宜清渗,痰火凝结者宜消降。盖邪达则痧透,痧透则烂 自止,若过用寒凉,势必内陷,其害不浅。但其证有可治有不可治,口中作臭者,谓之回阳,其色或淡 黄,或深黄,此系痰火所致,皆可治也。如烂至小舌,鼻塞合眼朦胧,是毒瓦斯深伏,元气日虚,色白如 粉皮样者,皆不可治也。 烂喉发 斑,半由于元虚不正,时邪易于感染,重者用紫背浮萍、生石膏等药,透毒解热;稍轻者,只宜 用大力子、桑叶、杏仁、连翘、桔梗、荆芥、萆 、花粉,轻清之品,清邪化热,不得早用大生地、麦冬等 以腻之,亦断不可用黄连、黄芩太苦大寒等品以遏。此等时证,其势危速,须细心详慎审脉察色,庶几不 致误治也。 南人多温热病,而少真正伤寒,不可概从六经论治。盖伤寒六日传遍,多有变证,温热惟留恋一经,或 传入营分,从风从湿,必潜心细究,于舌色尤为先务。叶天士前辈《温热论治》数条,发前人所未发,最 为切要,学人宜宗法焉。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故曰不能治其虚,焉问其余?然亦不可执也。强壮之人,思虑应酬之间,为淫邪 贼风所乘,或自恃脾强,过啖甘肥炙 ,酿成胶痰实火,亦宜发表攻里,如河间推陈致新之法,有何不可。 若因循顾忌,治不中肯,久则反伤正气,所谓五虚死,五实亦死。又云:毋实实,毋虚虚是也。若不论虚 实,动手便用补益,执扶正化邪之说,与胶柱而鼓者何异耶?疟病无汗,要有汗固矣,至于有汗要无汗, 亦不可不斟酌也。虽有虚实之不同,其根未有不因暑邪内藏,阴邪外束所致。暑为阳邪,阳邪多汗,故疟 往往有汗,岂可因其汗多,早加固表之药,以致病情反复。故古人但言久疟扶正为主,未尝言固表也。愚 谓:汗少不妨更发汗,汗多不必再发汗,但以轻清和解,治之可也。卫属阳,其气 悍,故行速;营属阴, 其气静翕,故行迟。疟邪之间,一日及连二日发者,邪之着于营也,如周天之数,日行过之,月行不及, 亦是阴阳迟速之分耳。 治疫之法,解毒为先务。吴又可专用大黄驱逐毒秽,但近时之人,体气多薄,攻荡难施,莫若张路玉用 人中黄配葱、豉等解毒药,为起首方。叶天士用银花、金汁凉解之品,最为稳当。喻氏云:上焦如雾,升 而逐之,佐以解毒;中焦如沤,疏而逐之,佐以解毒;下焦如渎,决而逐之,佐以解毒。观其旨,病有上 中下之分,而独于解毒一言,叮咛再四,岂非急于解毒之法哉?疫者,秽恶之气,互相传染。吴氏谓:从 口鼻而入,即踞膜原,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135****9768
    • 审核时间:2020-09-16
    • 审核编号:5240231142002344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