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院内有暗箭房,家中缺少当家郎.doc 37页

  • 0
  • 0
  • 0
  • 约2.9万字
  • 2020-09-18 发布

最新院内有暗箭房,家中缺少当家郎.doc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37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第一篇 院内有暗箭房,家中缺少当家郎   《缠绵的爱(小说)》   缠绵的爱就如缠绵的秋雨一样,淡淡的、凉凉的而又让人难以遗忘。   梦白不晓得怎样离开她家的,更不晓得自己在秋雨中行了多久。他目光呆滞地走着、走着……   秋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阵阵小风扫起了几阵雨雾,使人看不见很远,使人觉得冷寒。   也许这个故事得从十年前说起,或者七、八年前。总之有这么一天一群小伙伴快欢的游戏着,他——金梦白那时还是值日生的小组长。   “全体注意了,现在开始比赛。”他和她手拉手跑在最前面。他感谢她而她却说“其实,应该感谢我们。”他憨笑了。   光阴似箭,然而却丢不下一对年轻人的相恋。他和她是邻居。从记事时开始的邻居。直到有一天,他调皮的说“怎么你总帮我家干活呢?”   她的脸红了,但却没说什么。用她那明亮的眸子静静的看梦白。梦白的脸也红了,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那一年,他十八,她十九。   人常说好事多磨,尽管他们从小便相互默许。然而,现实又能怎样呢?   “你们金家,不,应该说你们娘几个、是够人可怜的,但是假如我将飘萍嫁给你,你拿什么养活她?”   “拿什么养活她,拿什么养活她?”飘萍妈的话一遍遍的在梦白的耳边回响。“是的,我拿什么养活她,我房子没一间,地没有一垄,只有瘦小的寡妇妈,一心上好学的弟弟……”   一想到家,梦白的心都碎了。   河水浸没了梦白的腰,梦白的心,梦白的唇……一阵阵压抑在茫茫脑间扩散开,渐渐的、渐渐的难受起来,终于梦白的心一沉“我这是干什么?”   挣扎着爬上岸,浑身湿漉漉的,一阵冷风吹得他哆嗦起来,也清醒了起来。刚才自己多傻,是的,自己可以一死了之,然而可怜的妈妈,破碎的家……   梦白是个文人,似乎应该这样说“他是个读过许多大书的人。”   他经常想起书中的这句话“人事何其悲惨,现实何其残酷,这些又能责怪谁?”   月光如水,静静的泻在这一方异地的草原上,夜风阵阵,偶尔吹送着几多牧草的清香……   拉起提琴,选一首千古绝唱《梁祝》,梦白痴痴的拉起来,琴声缠绵,充满淡淡的感伤……   “碧草青青花盛开,……,千古传颂深深爱,山伯永恋祝英台……”   拉到感伤处,梦白不禁进入了角色。闪闪的泪珠在脸上滚开来……簌簌泪珠多少恨,几多情怀,几许无奈。   月光渐渐的浓起来,山风阵阵,有一丝寒意。   坐在山坡上,举头望穿梭于云隙间的圆月,顿时一股莫名的情怀涌上心来,使梦白很不开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回到住处,摊开纸,一首心的表白在纸上显现出来。   二十岁我哭了   一股莫名的悲哀   淡淡的,淡淡的涌上心来   ——让人觉得很不开怀   蒙上被   心中象蒙上了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   雨滴清纯   湿润润、湿润润的沁入心扉   ——二十岁,我哭了   没有泣声   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儿   簌簌   ——簌簌泪珠多少恨,多少情,几多纯真   二十岁,我哭了   偷偷的哭了   哭的甚是伤心   ——珠儿朦胧了双眼,朦胧了二十岁的年轮   用这样的心情迎接明天的中秋,说起来总让人感到不快。寂寞时,想到爱。“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对梦白来说也只能这样了。   大自然的秀美山水,往往同人的心境产生相互契合的关系。蓝天、白云、绿草、青山……微风轻拂着绿浪,不时现出成群的牛羊,花香伴着鸟语……   也许这优美的环境促动了梦白的童心,也许是其他的原因。梦白淡淡的笑了。他是个婉约的感伤人。笑、对他来说,意味着“一笑千金。”   摘朵野花,倒在山坡上。望着悠悠的白云,享受着大自然的无边情趣。心旷神怡,一种舒服、一种快活,这对梦白来说太来之不易了。   不晓得过了多少时候,远处传来了牧羊女的歌声,歌声嘹亮、动听……   梦白站起来,望着远方有个红衣裙的小女孩,赶着他的那帮羊,唱着《少林寺》的牧羊曲“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漫山飘……”   蓝天、白云、小姑娘,一幅绝美的边塞风光。   小姑娘骑着马跑过来,咯咯的笑着说“偷懒的牧羊人,羊放丢了,看你怎么交差!”   不用说这便是梦白的小东家了。这里离东家四十里,梦白一人吃住在野外。牧这群羊同小东家还是第一次见面。   “你是谁?为何赶我的羊?”梦白询问。   “我是你的小东家。hello,小黑龙江!”   “你好,东家!”梦白觉得小东家很亲切,可惜她偏是个小姑娘。   小东家长得很漂亮,圆圆的眼睛,大大的酒窝,说起话来娇笑咯咯,这一切同梦白的想象多么相符。   目送小东家离去的一团红影,渐渐的消失在天边,梦白忽然觉得一股沉沉的寂寞。   早早的圈上羊,吻了吻相依的猎狗阿黄,阿黄亲昵的“汪汪”,摇着尾巴跑开去,去提防从未进犯羊群的狼。   夕阳映红了内蒙古的大草原,独木桥和那桥下的潺潺流水,一起沐在夕阳下。   “孤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1519186513
    • 审核时间:2020-09-18
    • 审核编号:8124047117002143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