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若干历史问题纪要发声亮剑发言稿新疆若干历史问题研究座谈纪要发声亮剑.docx 6页

  • 1
  • 0
  • 0
  • 约6.57千字
  • 2020-09-19 发布

新疆若干历史问题纪要发声亮剑发言稿新疆若干历史问题研究座谈纪要发声亮剑.docx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6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新疆若干历史问题纪要发声亮剑发言稿新疆若干历史问题研究座谈纪要发声亮剑 公元前60年,西汉中央政府始设西域都护府标志着西汉开始在西域行使国家主权,新疆成为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一个组成部分。两千多年以来,新疆始终置于中央政权管辖之下,始终是伟大祖国永不分割的一部分,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联。人类学和历史学证明,世界上没有纯之又纯的民族,也没有纯之又纯的民族文化。从新疆民族发展史的轨迹来看,其实质就是各民族在天山南北大迁徙、大互动的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正如著名学者孟凡人先生所言:“历经长期的民族交往融合之后,除汉族之外,现代新疆的各民族已没有一个是汉唐时期生活在新疆的民族原体之嫡传,甚至没有一个民族文化是按照那个时期某个民族文化模式和发展轨迹而直接延续下来的。” 早在先秦时期,东、西方两大人种在这里交流融合,秦汉以后,北方各民族在这里互相交往、互相纷争、互相融合,到清朝末年,基本形成了近现代新疆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聚居的分布格局。“三股势力”数典忘祖,违背历史事实,否定维吾尔族的来源和发展,荒唐地认为维吾尔族的祖先是突厥人、阿拉伯人,一厢情愿地幻想和土耳其人是“同根同源”“同宗兄弟”。当代世界约三十个突厥语族民族,与古代突厥部族在文化、体质特征上有本质的区别,绝对不是一个民族。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生活的地区,维吾尔族与突厥人、土耳其人没有任何关系。 新疆自古就是多种宗教并存发展的地区,多种宗教不仅和谐并存,而且相互吸收融合。维吾尔族历史上曾信仰过萨满教、祆教、景教、摩尼教、佛教,之后接受了伊斯兰教,并一直延续到今天。“三股势力”狂妄声称,新疆只有一个民族,只有伊斯兰教,根本无视维吾尔族历史上曾信仰过多种宗教的历史,不断煽动宗教狂热,异化、毒化和极端化正常的宗教氛围,极力鼓吹推翻世俗政权,建立伊斯兰教法统治的哈里发国家,煽动把信仰“安拉”以外的一切人员都当作“异教徒”和“叛教者”,对所谓“异教徒”采取戏弄、嘲讽、孤立、恐吓,以至用极端、恐怖手段予以残害。三股势力”篡改历史,是对自己祖先的背叛,更是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背叛,我们绝不能容忍,决不容许“三股势力”的任何图谋得逞!“三股势力”否定、歪曲和篡改新疆历史、民族发展史和宗教演变史,否认新疆一体多元的多民族历史文化,制造歪理邪说,蛊惑人心,欺骗群众,就是要从意识形态领域撕开口子,其险恶用心就是要破坏民族团结、危害社会稳定,罪恶目的就是要把新疆从祖国的怀抱中分裂出去。我们要认清“三股势力”的险恶用心和罪恶目的,“民族”“宗教”只是他们利用的幌子和借口,不能再上当受欺骗,不能再被裹挟和绑架,不能再旁观和沉默了!意识形态领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三股势力”挖空心思,使尽手段,在意识形态领域侵蚀渗透,就是要与我们争夺人心、争夺群众、争夺阵地。我们要认清他们的丑恶嘴脸,保持高度警惕,站稳政治立场,担当使命职责,坚决扛起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的旗帜,确保意识形态领域的稳定和安全,坚决打赢意识形态领域反分裂斗争的人民战争。作为意识形态战线上的老兵,我要在意识形态领域反分裂斗争中冲在一线、站在排头、勇当尖兵。维吾尔族人民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始终与各族人民一道,为捍卫祖国统一、捍卫领土完整、维护民族团结作出了重要贡献。一部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各民族团结凝聚、共同奋进的历史。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让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人民过上平等团结、和谐幸福的生活。民族团结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线,也是新疆发展进步的根本基石,更是13亿多中国人民的共同意志。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勇敢地站在反分裂斗争第一线,发动群众、凝聚群众,给“三股势力”以毁灭性打击,彻底清除“两面人”。勇于担当 在新疆“三史”教育中发挥表率作用□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安尼瓦尔·哈斯木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共有的历史,相同的信念,将新疆各民族融合成一个团结和睦的大家庭。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生活在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大院,与各族小伙伴们从小一起上学、玩耍,不分彼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感情,近四十年后,我们依然保持着儿时的友谊。当我考入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时,全院的叔叔阿姨都来为我祝贺和送行。毕业后我到自治区博物馆从事文物保管工作,我用汉语、维吾尔语从事研究工作,先后出版了专著、译著,撰写和翻译了上百篇有关文物考古、博物馆学和丝路文化方面的学术文章,分别在国家级及省级各类学术刊物上发表,并多次参加国际和国内学术研讨会,后来因工作需要调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走上了领导岗位。我是在党的阳光雨露滋润下成长起来的,所获得的一切与我们伟大的党和国家是密不可分的。近年来,虽然因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思想蛊惑,在我们美丽的家园发生了许多令人发指的暴力恐怖案件,但我与各民族同事、同学和朋友之间的感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132****5670
    • 审核时间:2020-09-19
    • 审核编号:8071025015003000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