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写作主体终版.ppt 32页

  • 0
  • 0
  • 0
  • 约1.07万字
  • 2020-10-24 发布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32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以魔幻现实主义融合民间故事、历史和现实。”   “从历史和社会的视角,莫言用现实和梦幻的融合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令人联想的感观世界。”   “借助魔幻与现实以及历史与社会视角的混合,莫言创造了一个世界,所呈现的复杂程度令人联想起威廉·福克纳和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在原有中文文学和口述传统中找到了出发点。”    ——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对莫言的评价 课件 《秦腔》选段 一出戏排成了,一人传出,全村振奋,扳着指头盼那上演日期。?一年十二个月,正月元宵日,二月龙抬头,三月三,四月四,五月五日过端午,六月六日晒丝绸,七月过半,八月中秋,九月初九,十月初?一,再是那腊月五豆,腊八,二十三……月月有节,三月—会,那戏必?是上演的。戏台是全村人的共同的事业,宁肯少吃少穿也要筹资积款,买上好的木石,请高强的工匠来修筑。村子富不富,就比这戏台阔不阔。一到演出,半下午人就扛凳子去占地位了,未等戏开,台下坐的、站的人头攒拥,台两边阶上立的、卧的,是一群顽童。那锣鼓就叮叮咣咣地闹台,似乎整个世界要天翻地覆了。各类小吃趁机摆开,—个食摊上一盏马灯,花生、瓜子、糖果、烟卷、油茶、麻花、烧鸡、煎饼,长—声、短一声,叫卖不绝。锣鼓还在一声儿敲打,幕布放下,只说就要出场了,却又叮叮咣咣不停。台下就乱了,后边的喊前边的坐下,前边的喊后边的为什么不说最前边的立着;场外的大声叫着亲朋子女名字,问有坐处没有,场内的锐声回应快进来;有要吃煎饼的喊熟人去买一个,熟人买了站在场外一扬手,“日”地一声隔人头甩去,不偏不倚目标正好;左边的喊右边的踩了他的脚,右边的叫左边的挤了他的腰,一个说:狗年快完了,你还叫啥哩?一个说:猪年还没到,你便拱开了!言语伤人,动了手脚;外边的趁机而入,一时四边向里挤,里边向外扛,人的旋涡涌起,如四月的麦田起风,根儿不动,头身一 会儿倒西,一会儿倒东,喊声,骂声,哭声一片;有拼命挤将出来的,一出来方觉世界偌大,身体胖肿,但差不多却光了脚,乱了头发。大幕又一挑,站出戏班头儿,大声叫喊要维持秩序;立即就跳出一个两个所谓“二干子”人物来。这类人物多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却十二分忠诚于秦腔,此时便拿了枝条儿,哪里人挤,哪里打去,如凶神恶煞一般。人人恨骂这些人,人人又都盼有这些人,叫他们是秦腔宪兵,宪兵者越发忠于职责,虽然彻夜不得看戏,但大家一夜满足了,他们也就满足了一夜。 课件 网络时代电子情书 亲爱的MM:?    深知你“扫描”得不快,所以我用“P3”的速度打字。 自从上次短线后没能与你“链接”上,我真想顺着电话线这个“通道”,再用 “P4”时速爬过来看你。?   我仍几得我们在聊天室里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彼此之间的感情“传递系统”和 “接受系统”都飞快的发挥起来,从没出现过“死机”。从那时起,我们的爱情“程序”就“启动”了,别人都说我们很“兼容”。 是属于“超级链接”。特别是我们见面的那几天, 今日焦点:?   感情很快“升级”了,根据 你对我“发送”的那些“信息”,表明你很愿意让我打开你的“文件”。 MM,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有一个永远为你“超频”为你“奔腾”的“芯”。我的“硬盘”里下载的“数据”和“比特”,我可为你更改我的程序……   你的父母很反对我们之间“连网”实现“资源共享”,说我们的“配置”不当 总是有意无意向我们发出“警告”,特别是你妈这个“黑客”,老嫌我“内存”( 存款)太少,又没有“硬件”(房子),唉。看来你家人真是个难以突破的“瓶颈”。?   不管怎么样,584(我发誓)我要爱你一生一世)! 课件 (五)审美能力的要求 写作活动是一项具有创造性的劳动,人们总是按照美的规律来创造的,但不同时代、不同阶层、不同修养的人,对美的理解是有区别的。应该树立正确的崇高的审美观,对真善美和假丑恶有明确的是非判断,要将自己的审美个性与时代的审美取向、大众的审美情趣、社会的审美风尚、民族的审美传统有机结合起来。 “要想写作成功,判断力是开端和源泉” ——贺拉斯《诗艺》 课件 关于新锐作家的“身体写作” 现在文学作品中出现很多身体描写就是身体写作20世纪80、90年代, 陈染的《私人生活》、《与往事干杯》,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说吧房间》等作品涉及到女性的生理以及性的成长史,她们的创作被称为“女性体验小说”; 其后,卫慧的《蝴蝶的尖叫》和棉棉的《糖》、《盐酸情人》等小说,大多表现都市年轻女性的个人私密生活,这些作品被认为是“身体写作”的代表; 1996年,评论家葛红兵在《山花》杂志发表《个体文化时代与身体型作家》一文,首次提出“身体写作”。他认为“新生代作家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158****6000
    • 审核时间:2020-10-24
    • 审核编号:8103017060003010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