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作文实战指导:《我的母亲》(附:文笔、结构等指导).docx

中考作文实战指导:《我的母亲》(附:文笔、结构等指导).docx

  1. 1、本文档共5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付费后,不意味着付费购买了版权,只能用于单位或个人使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转卖】进行直接盈利和【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3. 3、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如您付费,意味着您自己接受本站规则且自行承担风险,本站不退款、不进行额外附加服务;查看《如何避免下载的几个坑》。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击 这里二次下载
  4. 4、如文档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侵犯人身权等,请点击“版权申诉”(推荐),也可以打举报电话:18428362892(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中考作文实战指导:《我的母亲》(附:文笔、结构等指导) 叙事和思索严密结合 这文笔水平很高,但效果上需要掌控 作文水平不错的学生会在文笔上越来越有高的追求,小升初前后,很多人热衷于把叙事的文笔写出韵味,初升高前后,也会有不少同学追求把叙事的文笔写出思考。 这两种文笔风格,在同级的作文中都是属于高水平的,特别是这第二种,其实写起来蛮有难度的,让人一读就觉得水平高。 但是,风格明显的文笔类型,在一篇作文中使用时,最好懂得拿捏和收敛,要和别的文笔类型搭配好,才能都更好地显出优势。 作文展示 我的母亲 我很少提起笔写我妈妈,或许是因为她时而放任我时而管教我在我眼中是一种耻辱,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也不愿意提起。 初二上学期,物理如期而至,在理科上苟延残喘的我彻底变得奄奄一息。 我有强大的乐观主义,但心里面的挫败感依旧丰满得让我无力适从。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曾经对她每天晚上考我一章物理知识的事那么嗤之以鼻。那时候,我似乎看不清她这样做对我有莫大的帮助。她原本让我做题,可是我不愿意做,于是,她念题,我口答。她在步步退让,可是还是有几个晚上我们不欢而散,我厌烦她的啰唆——一道关于光的概念答错了纠正过来也就可以了,何必重复那么多?不信任我的记忆力吗?何况当时我还有英语翻译要写呢。现在,想起来一道选择题就是因为概念混淆错的,我才觉得那天她说我学东西不细致的话似乎是一句箴言。那时的确是我过分了,她已经隐忍了我的狂妄很多很多,我现在觉得好抱歉。 初二下学期开学第四天便进行了物理考试,发下来的成绩是94分,这是一个相当高的分数,高到让我不敢相信上次期末的物理倒数第三的名次。我习惯性地照镜子,看着自己的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我看着我的瞳仁,却似乎看穿了时间,透过今日一直看到不久前,那每天一如既往出现在我面前的景象:一个微微臃肿的身影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上捧着一本物理练习册,专注地盯着那远离她已久的文字,有时会发出一声叹息……也就是这样,她不经意暴露了她平时百般遮瑕的眼纹还有淡褐色的斑点。她的身后有一出似乎从未改变的夜色,与她从未离开的身影融合得很是安详。这一幕横跨了很长一段时间,非常漫长,尽管有过争吵的烟尘,却似乎还是干净、纯美,澄澈到让人有些心疼心酸。我有些不解,这画面在我的眼中停留过很久,在我心里印刻得那么深,为何当时如此无动于衷? 内心微微的刺痛感撞开了记忆的匣子,提起笔来才发现想写的话是这么多。记忆绵绵不断,而我的下一个回忆是由星月夜引起的。 三年前,我来到北京读书,爸爸也被调到北京工作,但是妈妈还在天津工作。当时我也不小了,也许是因为和妈妈日日夜夜相处了十年从未离开过,有些不习惯,如果是现在,就算有不习惯,我可能也不会表露出来。 为了陪我,她每周五晚上都会坐动车来北京,而周日晚上再坐动车离开。她无论是来到还是离开都是在晚上。暮色四合,一个中年女子独自一人来到车站,拎着行囊在人群中穿梭着;华灯初上,北京城里有她风尘仆仆的奔波的剪影,她在奔向她的女儿。夜幕降临时,她到家了,耽搁两天之后,又独自一人离开,她的满足和疲惫都写在星月初升的天上。在三年前的很多个晚上,没有人注意过她,从未离开的只有星、月、夜。而那星、月、夜像是被时间风干的某种暗语,让我偶尔怀想起来是那么不安。 我一天一天成长着,母亲一天一天老着。我们似乎一起走过了春天的温润,走过了情感肆无忌惮滋养的季节。我们的世界里似乎吹进了一阵秋风,让我们所有的情感归于深沉,就像落叶归根,与最初待过的地方相比安静得有些疏远。但是,我相信,只有我这里有太阳,您那里才是晴天。 有一句话可能我从不曾说,但是无数次地默念着:妈,谢谢您…… 指导和交流 1 要分析的文笔类型在这篇作文中处处可见,随便拿来一段: 我有强大的乐观主义,但心里面的挫败感依旧丰满得让我无力适从。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曾经对她每天晚上考我一章物理知识的事那么嗤之以鼻。那时候,我似乎看不清她这样做对我有莫大的帮助。她原本让我做题,可是我不愿意做,于是,她念题,我口答。她在步步退让,可是还是有几个晚上我们不欢而散,我厌烦她的啰唆——一道关于光的概念答错了纠正过来也就可以了,何必重复那么多?不信任我的记忆力吗?何况当时我还有英语翻译要写呢。现在,想起来一道选择题就是因为概念混淆错的,我才觉得那天她说我学东西不细致的话似乎是一句箴言。那时的确是我过分了,她已经隐忍了我的狂妄很多很多,我现在觉得好抱歉。 仔细读来,这段文字中有叙事,基本上是这么一个故事: 母亲每天晚上都会考“我”一章物理知识,但是“我”不愿意做题;母亲不得不退让,换成她念题,“我”口答。尽管如此,还是有几次闹得不愉快,因为“我”厌烦母亲的啰唆,一个关于光的概念,“我”答错了,母亲就重复地问,让“我”很厌烦。但是后来在考试中,“我”把一道选择题做错了,正是错在把概念混淆了,这才觉得母亲是

您可能关注的文档

文档评论(0)

zhangtb2020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