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学生法制意识营造校园安全环境通用.pptx

增强学生法制意识营造校园安全环境通用.pptx

  1. 1、本文档共42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付费后,不意味着付费购买了版权,只能用于单位或个人使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转卖】进行直接盈利和【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3. 3、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如您付费,意味着您自己接受本站规则且自行承担风险,本站不退款、不进行额外附加服务;查看《如何避免下载的几个坑》。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击 这里二次下载
  4. 4、如文档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侵犯人身权等,请点击“版权申诉”(推荐),也可以打举报电话:19108035856(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青少年法律意识法制教育主题班会] 汇报人:XXX 汇报时间:20XX 今年冬天雪也下得很大。我和爸爸找了很久才找到她的住所,我捧着一箱饼干走进她的屋子。她像是两眼放光,马上咿咿呀呀地说些什么,然而我听不懂她的话,她是个半哑的疯子,或许她精神错乱,说的全是些胡话罢了。面对福顺,我是有些害怕的,小时候被她一把抓住,她向我索要手里的面包使我满腹委屈,每次想起来都后怕。于是我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屋子,却看见她惊喜的面孔,和不时看着那箱饼干的样子,猜她是在感谢我,便对她笑笑。福顺紧跟着又像噙了些泪水对我说话,而我真的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她有些急了,便走出屋子,衣服的穿法有些像犀利哥,白色卷曲的头发随雪花飘落寒风鼓吹而更凌乱。她指着她的老屋,又指指墙瓦,然后走进屋子指指那物什——几张木板铺在底下,铺着稍厚的有洞的两床被子,算是床,接着就看我,像问我能不能懂。庆幸的是她能听懂我说的话,猜了好几次我终于弄明白,她是想告诉我为什么搬家,原先的房子全是洞,雨会下在床上,现在的屋子虽然也漏风漏雨,但是床不会弄湿。当我说出她的意思,她竟然哭了出来,点头,又笑。我也替她委屈,这日子哪像是人过的,屋里堆着空瓶,没有炊具,没有温暖。她又跑出来,指着她的邻居们,摇手,摇头,咬牙齿。“他们对你不好?”福顺点头,又是一阵咿咿呀呀。 今年冬天雪也下得很大。我和爸爸找了很久才找到她的住所,我捧着一箱饼干走进她的屋子。她像是两眼放光,马上咿咿呀呀地说些什么,然而我听不懂她的话,她是个半哑的疯子,或许她精神错乱,说的全是些胡话罢了。面对福顺,我是有些害怕的,小时候被她一把抓住,她向我索要手里的面包使我满腹委屈,每次想起来都后怕。于是我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屋子,却看见她惊喜的面孔,和不时看着那箱饼干的样子,猜她是在感谢我,便对她笑笑。福顺紧跟着又像噙了些泪水对我说话,而我真的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她有些急了,便走出屋子,衣服的穿法有些像犀利哥,白色卷曲的头发随雪花飘落寒风鼓吹而更凌乱。她指着她的老屋,又指指墙瓦,然后走进屋子指指那物什——几张木板铺在底下,铺着稍厚的有洞的两床被子,算是床,接着就看我,像问我能不能懂。庆幸的是她能听懂我说的话,猜了好几次我终于弄明白,她是想告诉我为什么搬家,原先的房子全是洞,雨会下在床上,现在的屋子虽然也漏风漏雨,但是床不会弄湿。当我说出她的意思,她竟然哭了出来,点头,又笑。我也替她委屈,这日子哪像是人过的,屋里堆着空瓶,没有炊具,没有温暖。她又跑出来,指着她的邻居们,摇手,摇头,咬牙齿。“他们对你不好?”福顺点头,又是一阵咿咿呀呀。 今年冬天雪也下得很大。我和爸爸找了很久才找到她的住所,我捧着一箱饼干走进她的屋子。她像是两眼放光,马上咿咿呀呀地说些什么,然而我听不懂她的话,她是个半哑的疯子,或许她精神错乱,说的全是些胡话罢了。面对福顺,我是有些害怕的,小时候被她一把抓住,她向我索要手里的面包使我满腹委屈,每次想起来都后怕。于是我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屋子,却看见她惊喜的面孔,和不时看着那箱饼干的样子,猜她是在感谢我,便对她笑笑。福顺紧跟着又像噙了些泪水对我说话,而我真的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她有些急了,便走出屋子,衣服的穿法有些像犀利哥,白色卷曲的头发随雪花飘落寒风鼓吹而更凌乱。她指着她的老屋,又指指墙瓦,然后走进屋子指指那物什——几张木板铺在底下,铺着稍厚的有洞的两床被子,算是床,接着就看我,像问我能不能懂。庆幸的是她能听懂我说的话,猜了好几次我终于弄明白,她是想告诉我为什么搬家,原先的房子全是洞,雨会下在床上,现在的屋子虽然也漏风漏雨,但是床不会弄湿。当我说出她的意思,她竟然哭了出来,点头,又笑。我也替她委屈,这日子哪像是人过的,屋里堆着空瓶,没有炊具,没有温暖。她又跑出来,指着她的邻居们,摇手,摇头,咬牙齿。“他们对你不好?”福顺点头,又是一阵咿咿呀呀。 今年冬天雪也下得很大。我和爸爸找了很久才找到她的住所,我捧着一箱饼干走进她的屋子。她像是两眼放光,马上咿咿呀呀地说些什么,然而我听不懂她的话,她是个半哑的疯子,或许她精神错乱,说的全是些胡话罢了。面对福顺,我是有些害怕的,小时候被她一把抓住,她向我索要手里的面包使我满腹委屈,每次想起来都后怕。于是我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屋子,却看见她惊喜的面孔,和不时看着那箱饼干的样子,猜她是在感谢我,便对她笑笑。福顺紧跟着又像噙了些泪水对我说话,而我真的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她有些急了,便走出屋子,衣服的穿法有些像犀利哥,白色卷曲的头发随雪花飘落寒风鼓吹而更凌乱。她指着她的老屋,又指指墙瓦,然后走进屋子指指那物什——几张木板铺在底下,铺着稍厚的有洞的两床被子,算是床,接着就看我,像问我能不能懂。庆幸的是她能听懂我说的话,猜了好几次我终于弄明白,她是想告诉我为什么搬家,原先的房子全是洞,雨会下在床上,现在的屋子

您可能关注的文档

文档评论(0)

Dabaiyangbaihao + 关注
实名认证
内容提供者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认证主体杨**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