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进城农民工市民化的意义及政策建议.docx

浅析进城农民工市民化的意义及政策建议.docx

  1. 1、本文档共11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原创力文档(book118)网站文档一经付费(服务费),不意味着购买了该文档的版权,仅供个人/单位学习、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未经授权,严禁复制、发行、汇编、翻译或者网络传播等,侵权必究。
  3. 3、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如您付费,意味着您自己接受本站规则且自行承担风险,本站不退款、不进行额外附加服务;查看《如何避免下载的几个坑》。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击 这里二次下载
  4. 4、如文档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侵犯人身权等,请点击“版权申诉”(推荐),也可以打举报电话:19108035856(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浅析进城农夫工市民化的意义及政策建议 新一轮扩大内需战略的实施,需要以高质量的城市化为 依托。进城农夫工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来源,但其在城市 与农村间“钟摆式”流淌的“半拉子城市化”,不利于其消费潜 力释放,农夫工边际消费倾向明显低于城镇居民。推动当前 已经进入城市、但难以定居的农夫工市民化,将有效提振内 需。 初步测算,进城农夫工市民化在住房、消费、公共投资 方面将至少带来每年 3 万亿元的内需增量。其中,短期内通过进展租赁住房改善进城农夫工居住条件,每年可拉动 1 万亿以上的住房需求,中长期内部分进城农夫工群体由租转购,每年将带动 2 万亿以上的住房消费;市民化有望带来 1 万亿以上新增消费;政府配套的公共服务投入还将带动每年 1 万亿的投资增长。 一、进城农夫工是“不敢”消费的潜在中等收入群体 2023 年,城市化率达到 63.9%,城镇常住人口超过 9 亿人,但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仅为 45.4%,换言之,2.7 亿农村户籍人口长期在城市工作生活,但并未获得城市户籍并充 共享有公共服务。在外需旺盛的经济高速增长阶段,上述方 式有效降低了工业化的劳动力成本,助推成为“世界工 厂”。进入高质量进展阶段后,内需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动 力,数亿进城农夫工照旧在城乡间“钟摆式”流淌,“半拉 子城市化”的弊端日显,严峻抑制了这一潜在中等收入群体 的消费。 (一)进城农夫工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来源至。2023 年底,农夫工总规模约为2.86 亿人,其中,外出农夫工约为 1.7 亿人(见图 1)。外出农夫工平均年龄 36.6 岁,40 岁及以下者占 2/3 , 学历达到大专及以上者占 1/6 。 图 1 农夫工总量(2016-2023 年) 数据来源:依据 2016-2023 年《农夫工监测调查报告》和统计局数据计算。 进城农夫工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来源,其收入水平远高于农村高收入户,达到了城镇中等户水平。2023 年农夫工月均收入 4072 元,其中外出农夫工月均收入 4549 元,本地农夫工月均收入 3606 元,农夫工在城镇属于中等收入群体, 在农村属于高收入群体(见图 2)。 图 2 农夫工和城乡居民收入比较(2023 年) 数据来源:《2023 年农夫工监测调查报告》、国家统计局。 (二)进城农夫工边际消费倾向远低于城镇本地户籍居民。进城农夫工对奇特城市生活的憧憬与城镇本地户籍居 民无异。但在无法充共享有城市基本公共服务的状况下,农 民工既有对自身和农村家人将来基本生活保障的后顾之忧, 也面临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预防性储蓄的动机较 为猛烈。 农夫工边际消费倾向明显低于城镇本地户籍居民。外出农夫工平均年龄不到 40 岁,80 后、90 后新生代农夫工渐成主流,但这些本该具备猛烈消费意愿的群体并不敢消费。相关争辩发觉,农夫工消费倾向只有 50%,而城镇居民为 68%, 也就是说,农夫工虽然在城市生活,但消费倾向比城镇本地户籍居民低 18%。2016-2023 年,农夫工市民化滞后产生的 消费损失超过 1 万亿元/年(见图 3),占居民每年实际最终消费的比重在 2%以上。 图 3 进城农夫工市民化滞后导致的消费损失 数据来源:依据 2016-2023 年《农夫工监测调查报告》和统计局数据计算。 (三)农夫工“不敢”消费的症结:市民化不足。目前 来看,城市基本公共服务对农夫工的掩盖率仍旧不高,且提 升速度趋缓。在难以充共享受城市公共服务、缺乏相应社会 保障的状况下,进城农夫工不敢消费,需要更多储蓄来提升 “安全感”。预期收入不高不稳是农夫工消费倾向偏低的主 要缘由,面对非正规就业的不确定性,农夫工有效工作时间 波动大,增加的收入会更多地转化为储蓄,而不是消费。国 家统计局农夫工监测调查显示,外出农夫工人均居住面积 21.5 平方米,而在人口净流入较多的大城市,仅为 16.9 平方米(见图 4)。由于缺乏基本风光且可支付的住房,攒钱买房的压力也影响其消费。当农夫工收入水平进一步提高时, 他们可能反而更不敢消费,由于进城落户的期望增大,需要 更多的储蓄。 图 4 不同规模城市进城农夫工的人均居住面积( 2023 年) 数据来源:《农夫工监测调查报告(2023 年)》 此外,由于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公立学校公平就学难度较 大,为子女教育进行储蓄也会限制进城农夫工当期消费的增 长。2023 年,3-5 岁儿童入园率虽有所提高,但只有 28.9% 在公办幼儿园(见图 5),绝大部分农夫工子女难以享受公办幼儿园。义务教育阶段的随迁儿童,虽然 81.5%在公办学校上学,但 47.5%的农夫工家长反映在城市上学面临挑战, 主要是本地升学难(29.6%)、费用高(26.4%)。此外,还 有超过半数的进城农夫工义务教育阶段的子女未能随迁,处 于乡村留守

您可能关注的文档

文档评论(0)

文档驿站 + 关注
实名认证
内容提供者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认证主体张**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