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匠的罗曼史.doc

  1. 1、本文档共28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400-050-0739(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张铁匠的罗曼史 张一弓 一 村巷深处的目光 在饮马桥镇的“小满”会上,一个女人哀怨而满含期求的目光,如同天边飞来的闪电,在张铁匠的心中激起了轰隆隆的雷鸣。 刚才,在十字路口的一棵小槐树下,赶会的山民们以挤掉帽子、踩掉鞋子的盛况,把多年不见而又重新上市的“张家镰”抢购一空。人们包围着张铁匠,如同温习着一个古老的童话似的,向他打听着与“张家镰”有关的种种故事。请问铁匠哥,你是“飞张镰”老张铁匠的嫡亲后辈吗?你用的铁砧子还是那个道光元年的祖传古物吗?听说“张家镰”磨剩下一指宽还能当刮脸刀用,可是真的吗?还有一说,“张家镰”得蘸上盐水淬火,这“咸镰”上头有啥科学性儿呢?等等等等。 如同外交大臣答记者问似的,张铁匠那比别人高出半个脑袋的魁梧身躯,不时地转向每一个发问者,古铜色的四方脸庞上露出庄重的微笑,或颔首认可,或笑着辟谣,或婉言解释,或郑重说明。只是在一位老汉提出张家铁匠炉会不会再次熄火,今天卖的这“张家镰”上为啥没砸上“飞镰张记”的铁戳子时,张铁匠才微皱了一下漆黑的浓眉,用手指挠了挠稠密的剃得短短的头发,表现了短暂的踌躇。“走着说着吧!”他的大眼睛扑闪了两下,“只要那‘五匠归行’①的政策不是虚言,俺还能为乡亲们打半辈子铁货,铁戳子现成。”总之,表现了一种审慎的乐观,而且包含着密切注视事态发展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对面村巷里,一个女人的目光一闪,恰同张铁匠的目光相遇,如同云层之中的阴电和阳电发生了撞击,张铁匠的心底,响起了隆隆的雷鸣,他愣愣地呆了半晌,对于一个小伙儿提出的“盐水蘸火是否氯化钠有利于增强铁质”的学术性探讨,以及一位老汉提出的定制两张鹅脖大板锄的要求,好象完全没有听见,推起胶轱辘小车,在人们愕然的目光下挤出人群,向镇子外边走去了。 张铁匠神情恍惚地推车走着,他忘了在出售他的第一批产品之后本应去油馍锅跟前犒劳一下自己;忘了去供销社买一条帆布围裙。打铁时叫火星子把衣裳烧得大窟窿小眼睛的,有谁给他补补连连呢?还忘了买一盏小马灯,那将把一个刚刚搭起的铁匠棚连同一个光棍铁匠的孤独的心照得亮亮堂堂! 然而,这目光,这女人的哀怨而又满含期待的目光,把张铁匠的心境整个儿地搅乱了。 “腊月!”他在心底呼唤着那个在二十二年前跟他离了婚的女人。每当他想起这个女人,都会引起他整个身心的震颤。你这个曾经是那样姣好妩媚、却又变得那样绝情堕落的女人,你这个被张铁匠疼过、爱过,使他朝思暮想而又恨得他心里淌血的女人啊! 二 胜利者的初恋 那是一双在弯弯细眉下眼梢上挑的杏子眼。公元1955年春天,在几个初级农业社联办的水库工地上,正是这双杏眼忽闪了几下,二十岁的小铁匠张银锁便晕晕乎乎地做了爱情的俘虏。谁能料到,名扬全区的“小车王”王木匠上过完小的娇闺女,竟会把她的十八岁少女的炽烈的情爱,献给一个使她老爹在水库工地上威名扫地的小铁匠呢? 本来,王木匠制作的小车,是饮马桥区每一个庄稼汉的心爱之物。车轴和车轱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枣木或柿木做的。推起车来,那高亢、热闹的“吱吱咛咛”的响声,可以传到数里以外。那是王木匠献给每一个寂寞而劳累的推车汉的欢快、昂扬的音乐,是推车汉的心灵的呐喊,是漫长而坎坷的人生旅途上的慰藉和号角。但是,当王木匠把他精心制作的十多辆小车送到水库工地以后,突然在一夜之间,全部变成了哑巴。其祸根,就在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铁匠。他竟然毫不客气地给全部小车换上了带滚珠的铁车轴和胶轱辘,使得诸葛亮发明了木牛流马以来、而又由王木匠的祖先从乾隆年间继承下来的传统设计,遭到了一个毛头小伙儿的彻底破坏。 “你小子管得老宽哪!”六十八岁的王木匠站在水库工地上,气得胡子翘上了天,嗓子里象猫一样直打呼噜。 “木匠叔,”小铁匠惬意地笑着,从嘴里吐出了两个新词儿,“咱这搞技术活儿的,也得撵上形势儿!” “撵你娘那脚!”老木匠被小铁匠满脸的得意神色激怒了,“你们老君手下的人,少管俺鲁班行里的事!” ————————————————————————————————————————————— ① 铁匠、木匠、编匠、烧窑匠、泥水匠,简称“五匠”。 小铁匠却唱着那时节人们常唱的“流行歌曲”:“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啦……”象一匹剽悍、欢势的马驹儿,尥着蹶儿,钻到铁匠棚里去了。 王木匠由于他所创造的一份音乐遗产的毁灭而感到深沉的痛苦。他在想,工地上的推车汉们都在忍受着这种痛苦的煎熬,就要朝着那个可恼的小铁匠鸣鼓而攻之了。他紧张地观察着,焦灼地期待着,而事态的发展却远远地离开了他的预计,他发现,那哑巴小车确乎比会唱的小车轻便利索,多装东西,为了保持车身的平衡而紧张地扭动臀部的动作也得到了大大的简化。为此之故,不仅推车汉们好象并没有感到缺乏音乐的悲哀,连那些年轻闺女们、包括他的娇闺女腊月,也都疯张着,斗胆推起哑巴小车来了。他忽然感到,世界变得空旷而寂寞,再也没有什么声音能够填补心

文档评论(0)

qbjzmxj5904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