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和他高密东北乡.docx

  1. 1、本文档共10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400-050-0739(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精品文档 精品文档 PAGE 精品文档 莫言和他的高密东北乡 ■文/叶开 他始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民 ,土 里生 ,土里 ,土地的恋和憎恨同 烈。 他曾自己的家充逃离的烈渴望 , 一度抹故土自己的 ,最后却在家 找到了自己汹涌澎湃的作之泉 。 三十多年来 ,他作了《透明的卜 》 《高粱 》《天堂蒜薹之歌 》《酒国 》《丰 乳肥臀 》《十三步 》《檀香刑 》《生死 疲 》《蛙》等作品 ,些作品在其生 的不同段,都成那个文学期的志性作 事件 。 他的作品不在国内有广泛的者 , 被广泛地翻到国外 ,得越来越多的国 同。 2012年10 月11 日,他得 2012年 度文学 ,成首位此的中国作 家。他于通自己独特的作 ,把自己一 度想逃离的家 —山省——高密北 一个默默无的 、秘在胶平原的丘 陵和平原渡地的微地 ,展世界性的中 心舞台。 1990年的莫言 他就是莫言 。 饥饿之乡 莫言生不逢,出生在一个极其不合适的年代, 遇到了 20 世 60 年代的寒交 迫和粮食大乏。 他和同的猴孩思想, 每天想的就是食物和如何才能搞到食物。 他 大冷天的光着屁股像小狗一四游他的身上没有多少肌肉, 胳膊和腿得。像木 棍,肚皮薄得透明,里面的子蠢蠢欲, 肚子却大得像一个大水罐子。 段日子生的 所有有关的事情莫言刻骨心。 1961 年的春天,莫言上小学一年,校园里拉来了一亮晶晶的煤。孩子 没有煤, 不知道是什么西。 一个大胆的孩子探着拿起一, 放到嘴里咬了他嘎 嘎地吃了起来,就像一口。接着,是在品一珍的干,香甜无比,表情享受。看 他种子,其他孩子得到启示,一而上,每人起一煤,嘎嘎地吃起来。 莫言: ??我感到那煤越嚼越香, “味道的确是好极了。看到我吃得香甜,村子 里的大人也扑上来吃,学校里的校出来制止,于是人就开始哄??” 生逢世,莫言不能不种刻骨心。他把种情景写了短篇小《孩》 , 也写了散文《忘不了吃》 他的笔下,里。关于吃,达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怎么看 怎么得假,像是在述一个千年以前的故事。然而,一切又都是真生的, 并且生 在了莫言的身上,也因此,他的述才那么有力量: “文革”期,我十二那年秋天, 在一个梁工地上当小工, 起初是石子儿, 后来匠拉箱。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 匠和石匠躺在洞下休息, 因腹 中耐, 我溜到生的卜地 里,拔了一棵卜, 正要吃,被 一个下中抓住了。 他了我一, 拖着我往梁工地上送。 我着不走, 他就十分机智地把我脚上的那双半新的 鞋子剥走, 送到工地那儿。 挨到 天黑, 因怕了鞋子回家挨, 我 只好去找要鞋。 是个猿猴模 的人, 他集合起伍, 我向毛主席 罪。 伍聚在洞前, 二百多人站 着,黑一片。 太阳正在落山, 半 天都了, 像梦境一。把 毛主席像挂起来, 我罪。 我哭着,跪在毛主席像前巴巴 地:“毛主席?? 我了一个卜 ?? 犯了罪 ?? 罪万死??” 民工都低着, 不。 :“比深刻, 了 你吧。” 把鞋子了我。 我忐忑不安地往家走。 回家后就挨 了一毒打。 莫言的个故事后来出在他的 短篇小《 枯河》中,然当情景 的再。 (莫言)(左少年时唯一的照片。摄于 1962年,他与堂姐在一起 毒打,在莫言的中深刻而痛楚,常年不停地在他的海里浮。 可以,从一出生开始,莫言就随着个国家的雨雨独自而地成着。 无代怎么化, 高密北的, 都地活着,也行走着少年莫言一个 干瘦的喜胡思乱想着的少年。 没有人看莫言生,就像没有人看草生一。 “上边指示”莫言不准读书 在那苦而荒的月,在高密北,有些稀罕事生。 少年莫言竟出名了。 他先是在班里写出了一篇“大作”写作天被老,了。 一次“五一”,学校行体育比,老班上的同学写作文。大家都是流水,不分主次,平直叙,没有重点。莫言把其他的目一而,直接写教体育的老给壳两訝换遷攔間獪鼴紧魉種黌釤。 “右派”打球的情形。写他的作,跟胶河国有的写他的表情, 写他的汗珠, 写他奔跑映在地上的影子怎和燕子的影子重叠起来?? 下后,老莫言留下。 把犯的莫言吓得屁尿流。 他忐忑不安地跟着老 来到公室。 “你篇作文是从哪里抄来的?” 老把他的作文簿拿出来, 拍在桌子上,两眼着他。 “我自己写的??” 擁亙軹贓砖擔籬颢镬竊铎连栏忏嶠。 “胡。” “我真没抄,是自己写的??”莫言胆心惊。 “就你副尊容,能写出篇作文?”老根本不相信, “我再你一个目,你写一 篇作文我看看。目嘛,我看就写《抗旱》吧。 ” 完,老就了莫言一支笔,他坐在面当写。 莫言定了定神,思路开,一会儿写小伙子往地里推冰,一会儿写老子打深井,堆 砌了很多形容,“双臂什么一撑,,一声喊,冰翻”如此,胡乱写 到一起,竟成了一篇“大作” 。 作文写完,老看了,点点: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你副气死画 匠的模,竟然能写出一手好文章。你个作文确写得不。 ”

文档评论(0)

137****8561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