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在深山“修故宫”》观照“后喻文化”中 微电影的美学建构.docx

从《我在深山“修故宫”》观照“后喻文化”中 微电影的美学建构.docx

  1. 1、本文档共3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付费后,不意味着付费购买了版权,只能用于单位或个人使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转卖】进行直接盈利和【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3. 3、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如您付费,意味着您自己接受本站规则且自行承担风险,本站不退款、不进行额外附加服务;查看《如何避免下载的几个坑》。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击 这里二次下载
  4. 4、如文档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侵犯人身权等,请点击“版权申诉”(推荐),也可以打举报电话:18428362892(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从《我在深山〃修故宫〃》观照〃后喻文化〃中微电影的美学建构 微电影作为后喻文化①的代表之一,凭借独特的创意、个性化的审美风格等艺术特征,成为引领群众文化走向的 重要方式。微电影《我在深山“修故宫”》是四川省委宣传部出品“百部看四川——微视工程”的优秀作品。该片以彰显四川 文化品质为重点,讲述了主人公沈春贵一家两代半个世纪以来,不间断修缮报恩寺的故事,展现出令人敬佩的“工匠精神”, 同时提升群众对文物修复、文化保护的价值认识。本文用《我在深山“修故宫”》为案例,对微电影的创作技巧及审美表 达方式进行研究,探讨新时代后喻文化语境的现实意义。 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根据人类社会的开展变化,提出了前喻文化、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的概念。②后喻文 化作为新时代语境下的文化现象,是年轻一代凭借良好的文化学习能力、科技接受能力,在诸多领域均超越了教育他们 的前辈,年长者反而要向其学习的文化反哺现象。[1]随着媒体融合程度不断加深,青年们凭借良好的互联网素养、敏锐 的学习眼光,引领着新的文化传播进程。在后喻文化视域下,电影艺术领域呈现出多维度、一体共存的传播特征,而微 电影那么凭借“反传统”、个性化等特征,成为彰显时代审美意蕴的特殊影像形式。微电影《我在深山“修故宫”》仅3分20 秒的时长,清晰讲述了“守护匠心”“坚守匠道”的传承精神。优美的影像画面和动听的音乐,充分契合了观众的审美与观影 诉求,彰显出后现代主义美学气息。 一、微电影《我在深山“修故宫”》的创作技巧 微电影是具有微时长、微制作周期和微投资的影像艺术;作为文化传播载体,其凭借特殊的图像语言、动作技巧, 塑造出简短、生动、直观的视听场域。③在后喻文化视域下,微电影创作需对镜头语言、情节桥段、节奏韵律和情绪表 达等要素进行整合,构建相对完整的叙事框架来增加受众的喜好度。微电影《我在深山“修故宫”》用清晰的叙事主旨和 自然的叙事美学,为观众营造出具美学张力的叙事空间。 (一)“微”妙叙事策略,升华叙事内涵 美国知名编剧、制片人悉德?菲尔德认为电影结构由建置、对抗、结局三幕组成,尽管该理论主要针对长电影艺术 提出,但仍对微电影创作具有启示意义。[2]虽然《我在深山“修故宫”》整体片长仅3分20秒,但创作者仍为观众呈现 了完整的叙事架构。在建置局部,影片通过使用“9999条龙”“2730朵斗拱”和“27800平方米”等直观、形象的数字信息, 为观众描绘出具有“中国第二个故宫”美誉的平武报恩寺大体样貌,铺陈了深山“修故宫”故事的背景情境。随后,在对抗部 分,影片用“讲故事”的方式追溯明代正统年间,龙州土司王玺进京后,为皇宫紫禁城的恢弘壮丽所震撼,于是暗中回乡 建造了“小王宫”,后由于事情暴露,为了保命,王玺匆忙间将王宫改为寺庙,并命名为“报恩寺”。平武报恩寺作为世界仅 存的明代全楠木建筑群,整体仿照北京故宫建造,作为我国保存至今最完整的明代古建筑群之一,已有560多年的历史, 亦获得了“第二紫禁城”的美誉。影片采用“历史再现”的方式,用简洁的镜头讲述了王玺在建造报恩寺过程中的诸多障碍, 设置了相应的叙事冲突,突出了影片的戏剧性表达。在结局局部,主人公沈春贵在父亲去世后,接续父亲的事业,继续 修缮报恩寺,用“这既是继承父亲的遗志,也在守护着我们共同的根,守护着我们自己的心”这一真挚的内心独白,实现 了“让古物有温度,让后世有记忆,让守护有意义”的叙事主旨的升华。 (二)“微”小叙事视角,彰显新颖立意 与标准长电影的“意象化”表达方式不同,微电影通常用写实方式为观众提供丰富的视觉体验,受众不需建构自我想 象空间,直接观赏画面便能解读其中的意蕴。[3]微电影《我在深山“修故宫”》巧妙利用配乐与旁白,用质朴的表演和激 昂情绪再现出一家两代工匠的人格特质。该片采用历史时空与现实时空交错的叙事线索,将报恩寺的历史由来、现代修 缮等场景画面进行集中,并最终指向“古物有温度”的叙事层级。影片以“微”小叙事手法,用个体书写的方式讲述人物角色 的性格特征,使之与受众建立了有效互动的情感表达场域,捕获了观众的心理认同。 (三)“微”少人物,凝练叙事情感 人物是承载叙事内容,推动故事情节开展的核心要素。生动、直观的人物形象能够凝练影片叙事情感。在后喻文 化视域下,微电影以“去中心化”的叙事方式,构建出新的常态化、个性化表达方式,实现了影像空间的自由表达。[4]微 电影《我在深山“修故宫”》故事情节简单、人物设置单一,仅以旁白进行叙事,如此简约的表达风格彰显出该片的历史 质感和文化意蕴。该片将沈春贵一家两代人对传统技艺的坚守与传承逐一铺陈,既描述了其高超的修缮技艺,也展现了 文物修缮师的炽热匠心。影片创作者将匠人情怀、守护文物及技艺传承等多元主题融入叙事过程,在凝练叙事空间的基 础上,实现了主旨呈现与人物塑造的一定

您可能关注的文档

文档评论(0)

贤阅信息 休息中
5.0 597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