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编第一家报纸《莱茵报》.doc

马克思主编第一家报纸《莱茵报》.doc

  1. 1、本文档共6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8428362892(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马克思主编第一家报纸《莱茵报》

马克思主编第一家报纸《莱茵报》   1842年1月1日,在德国莱茵省的城市科隆,出版了一家新的日报——《莱茵政治、商业和工业日报》(Rheinische Zeitung für Politik,Handel und Gewerbe,简称《莱茵报》。它后来被恩格斯称为“德国现代报刊的先声”。这是由普鲁士莱茵省一些具有民主思想的工商业者和知识分子集资创办。1841年8月,马克思从柏林大学法学系毕业,9-12月间,他参加了筹办该报的工作。由于他的未婚妻燕妮的父亲重病和去世,他不得不赶回老家特利尔(马克思的家与燕妮的家同在一个城市),直到1842年4月才得空,开始为《莱茵报》撰稿。5月5日,在马克思24岁生日那天,报纸开始连载他的长篇论文《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关于新闻出版自由和公布省等级会议辩论情况的辩论》。《德国年鉴》主编阿·卢格评价说:“关于出版自由以及为了保卫这种自由,从来还没有人说出,甚至也不可能说出任何比这些文章更加深刻,更加论据充足的意见来”。马克思关于第六届省等级会议的辩论的第二篇文章,因书报检查的原因没有发表,手稿下落不明。《莱茵报》发表马克思的文章持续到1843年3月18日,发表论文、消息、按语和声明等大小共33篇,改写的稿子2篇。   《莱茵报》注册的发行人和正式责任编辑是科隆书商约瑟夫·雷纳德(Joseph Renard),董事会聘任的第一任编辑是德国著名经济学家弗·李斯特的学生古·赫夫铿。由于同发行人的意见不一致,他只上任18天便辞职了。根据马克思的建议,他在柏林大学时的朋友阿·鲁滕堡(Adolf Rutenberg)接替了编辑的职务。但是,鲁滕堡不能胜任领导工作,柏林的青年黑格尔派小团体逐渐控制了报纸的版面,他们的文章除了千篇一律的慷慨激昂的词句外,很少提出具体问题。报纸的订户急剧下降。看到这种情形,马克思说:“鲁滕堡使我的良心感到不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431页)从8月起,马克思实际上负起了报纸编辑的责任。10月15日,他正式担任报纸的编辑(主编)。   马克思主持报纸编辑工作后,《莱茵报》越发具有理性的民主主义倾向,对当权者的批评也越来越深刻。在报纸上,他与敌对报刊进行了关于共产主义论战,评论汉诺威自由主义反对派、历史法学派,组织讨论林木盗窃法、市政改革、保护关税、等级委员会、离婚法草案等问题。同时,他还是科隆社会主义问题讨论小组的成员。这个小组是由报纸编辑部工作人员和撰稿人自动组织起来的。   马克思拒绝采用柏林青年黑格尔派的空洞文章,并同他们决裂。1843年1月,马克思就萨克森王国的激进报纸《莱比锡总汇报》在普鲁士境内遭到查禁,连续发表了七篇文章;为答复省总督关于报纸对摩泽尔地区种植葡萄和酿酒的农民生活的报道不真实的指控,发表了一组反驳文章,但只发表了前两篇,其余便被检查官扣压了。   马克思主编《莱茵报》的情形如他所说:“我们现在从早到晚都要忍受最可怕的书报检查的折磨,忙于同部里通信,对付总督的指控、省议会的责难、股东的埋怨等等,而我仍然守在岗位上”,“在公众不易察觉的、然而是顽强的、充满着责任感的斗争中坚守自己的阵地。”(同上,第437页)马克思接任报纸编辑时,报纸的订户已经下降到885户。11月10日,报纸订户上升到1820份;1843年1月,上升到3400户。   恩格斯是《莱茵报》在柏林和英国的通讯员。他从1842年4月到12月,共在报纸上发表了17篇(组)文章。11月16日,恩格斯被父亲派到英国实习,路经科隆,在《莱茵报》编辑部与马克思第一次会面。由于相互不甚了解,会见仅是礼节性的,达成了由恩格斯从英国为《莱茵报》撰稿的协定。恩格斯到英国后连续在《莱茵报》上发表了五篇英国通讯。   普鲁士政府日益感到《莱茵报》对它的威胁。1843年1月19日,在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的主持下,内阁通过决定,从4月1日起查封《莱茵报》。为保证在查封前报纸不再发表政府不满意的文章,对它实行双重检查。   1月30日,科隆市民大会通过了一份致国王的请愿书,要求取消查封《莱茵报》的决定。在请愿书上签名的有900多人,马克思也在上面签了名。请愿书写道:“人们可以对这家报纸的政治信念表示赞同,也可以像下面签名者中的许多人一样对它的政治信念格格不入,甚至可以坚决反对,但是不管在哪一种情况下,真正主张健康的和自由的国家生活的人都必定会对这家报纸所遭受的打击深表遗憾。即使仅仅查封这一家报纸也会使祖国的全部报纸丧失独立性,而这种独立性不仅是一切道义关系的基础,而且为了对真正的国家事务进行有原则的讨论,它是完全必要的。缺少了它,无论是真正的天才,还是性格坚强的人都无法从事政治著述。”(同上,2版第1卷949页)   科隆附近的城市,都有人写请愿书。一份别恩堡52名贫苦葡萄酒酿造者签名的请

您可能关注的文档

文档评论(0)

3471161553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