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里的小人们.doc

  1. 1、本文档共9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400-050-0739(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壶里的小人们.doc

《壶里的小人们》   某个寒冷的十一月的黄昏。   邮递员用力地敲着一座面朝大马路的建筑物的门。   “信——信——”   这座房子,没有信箱,没有门牌,几乎没有窗户,沉重的大铁门已经是锈迹斑斑了。白色的墙熏得黑黑的,房子里听不见一点声音。   (这样的地方,会有人住吗?)   一边这样想着,邮递员一边继续敲门。为什么呢?因为那封信上写着:   东街3-3-11   菊屋酒店 收   而且这座建筑,千真万确就是菊屋的酒窖。   邮递员知道二十几年前,这一带有一家大的酿酒场,它的名字就叫“菊屋”。他还听说,菊屋毁于战火,战争时全都烧光了,只剩下了一座酒窖,家人和店员也都四散逃走了。   可是现在,信却寄到了这座仅存的酒窖。   至那以后,这世界已经彻底地改变了,城市的模样、城市的名字都改变了。不过,这个信封上,确实写着现在的地址,没有错,就是指的这座酒窖。   于是,邮递员又一次大声叫道:   “菊屋的人在吗——”   然后,他把耳朵贴到了铁门上。   想不到,里头响起了“咚”的一声。紧接着,就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开锁声。邮递员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说:   “啊,信。”   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邮递员的面前,静静地站着一位身穿深蓝色碎白点花纹布和服的老奶奶。   年纪有七十岁了吧?不,腰都弯成那个样子了,看上去有八十岁或者九十岁了。她一边眨巴着小小的眼睛,一边说:   “我啊,是菊屋的隐居人啊。”   邮递员吃了一惊:   “是吗?我听说菊屋的人全都四散逃走了,这个城市里一个人也没有留下。”   老奶奶笑了。    “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她说,“我一直在这座酒窖里等着儿子的消息,等了将近二十年了。啊,今天终于来了。”   老奶奶接过信,夹在双手之间,做了一个作揖似的动作之后,才收到了怀里。然后,她突然转向邮递员,这样说道:   “你进来坐一会儿吧!作为送来好消息的谢礼,我请你喝秘藏的酒。”   邮递员虽然有点害怕,但又有点好奇。   酒窖的深处,模模糊糊地点着一盏小小的灯,飘来一股混杂着酒香与霉味的不可思议的味道。   邮递员稍稍迟疑了一下,不过他一想到这时摩托车上的包恰好已经空了,今天的投递工作结束了,就松了一口气。再加上老奶奶热情相劝,就说了句“那么就少喝一点”,走进了酒窖里。   酒窖里宛如一个洞穴。   这是一座长时间既不见阳光、不通风,又没有人来拜访过的旧酒窖。如果有人住在这样的地方,那不是妖怪,就应该是幽灵吧?邮递员战战兢兢地朝老奶奶的脸上看去。 可老奶奶的样子一点也不可怕。不多的白头发拢在脑后,正眯缝着眼睛在笑。在有年头的大店里,常有这种感觉的老奶奶。   “来,请坐。” 老奶奶说。他这才注意到,眼前有一把大大的扶手椅。想不到酒窖里成了一个小小的会客厅。古香古色的圆桌子,四把天鹅绒的椅子,熏成了黑色的煤油灯和铁火炉。这些东西仿佛沐浴着魔法的光芒,模模糊糊地浮了上来。   邮递员坐到椅子上,双手向火炉伸去。只听老奶奶说:   “现在,就让我请你喝杯温暖身子的酒吧!”   然后,她朝深处走去,出人意料地爬上尽头盛酒的木桶,从高高的架子上拿下来一个壶来。那是一个二十多厘米高、用土烧成的壶。老奶奶小心翼翼地摸着那个壶,走了回来,轻轻地放到了圆桌上。   “这是我们家秘藏的酒啊,是菊花酒啊。”   “是吗……”   邮递员眨巴着眼睛。   “菊花酒?就是说是用菊花酿的酒吗?”   “是的。”   老奶奶点了点头。    “正像你说的那样。用葡萄酿的酒是葡萄酒,用梅子酿的酒是梅酒,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酒啊,这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稀世珍品了!”   “是吗?它有股特别的味道吗?”   邮递员用一只手把壶拿起来,想闻一闻味道。可他一下子就把壶举了起来,意想不到的轻。   “这不是空、空的吗?”   邮递员失望地叫道。只见老奶奶捂住嘴,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子似的扑哧扑哧地笑了起来,说:   “所以,才说它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酒啊。”   “请不要耍弄我。”   邮递员绷起了面孔,他以为老奶奶是在逗他玩。“别生气别生气,”老奶奶把手放到了邮递员的肩膀上,然后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可不要吃惊啊!从现在开始,要有一件有趣的事发生了。”   说完,老奶奶从怀里掏出一块白布,铺到了壶的边上。那是一块镶着花边的手绢。一只角上,绣着一个非常小的蓝色的心形。等准备好了,老奶奶冲着壶唱起了这样的歌:   “出来吧   出来吧   酿菊花酒的   小人”   这首歌,有一种特别的节奏。如果打个比方,就像遥远南方的海岛上的鼓声……   “出来吧   出来吧   酿菊花酒的   小人”   于是,从壶口哧溜哧溜地垂下一根细细

文档评论(0)

docinpfd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