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届浙江省高考语文二轮复习精练:第2部分第5章 微专题17 探究小 说文本意蕴.doc 4页

  • 0
  • 0
  • 0
  • 约3.45千字
  • 2018-05-14 发布

2015届浙江省高考语文二轮复习精练:第2部分第5章 微专题17 探究小 说文本意蕴.doc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4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2015届浙江省高考语文二轮复习精练:第2部分第5章 微专题17 探究小 说文本意蕴

    微专题十七 探究小说文本意蕴 一、读一读:意蕴三探——思想、情感、审美 1.如何探究小说的思想意蕴 所谓“思想意蕴”,就是指小说的思想意义,侧重于小说的内容、主旨层面。如何探究它呢? 第一,善于从情节、人物、环境、主旨方面切割小角度。 小说的形象角度是探究的最主要角度,再把这个角度展开,有人物形象、物象两个角度,而人物形象角度又可分为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角度,而从人物角度探究,却又必然与情节联在一起,应为“情节中的人物”,即人物在情节发展中所体现的经历、境遇和结局等。 从小说的环境角度探究,也可以分出不同的小角度,如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以及环境中人的命运等角度,甚至包括作者的审美笔调。 第二,善于将文本里呈现出来的人或事抽象化、符号化,就能获得更宽广的普遍适用的思想意蕴。 2.如何探究小说的情感意蕴 所谓“情感意蕴”,就是指小说的情感意义及取向,说白了,就是作者的情感态度、喜怒褒贬等。它与“思想意蕴”不是一回事,虽说有时在具体题目中有相通之处,但意蕴重在思想性、认识性,而情感是作者的倾向性,即他赞成什么,反对什么。 情感意蕴是比较容易探究的,只要抓住文本里不同的人、事、物,再分别探究作者对他们的情感态度即可。 3.如何探究小说的审美意蕴 所谓小说的审美意蕴,说起来可能较为抽象,其实是针对小说的艺术形式方面的探究题而言的。因为这种探究题是在“艺术形式——艺术效果”层面内展开的,所以就有了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如“艺术构思——艺术效果”“艺术手法——艺术效果”“艺术风格——艺术效果”;再者,在同一角度内又有更小的层面和角度,如“不同的艺术手法有不同的艺术效果”,“同一艺术手法有不同的艺术效果”。 二、练一练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4题。 期 待 师 陀 在这条街上,我忽然想起徐立刚的父亲徐大爷同徐立刚的母亲徐大娘了。徐立刚是我少时的游伴,据说早已在外面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被枪杀了。 我站在他们家门前想敲门。好几回我伸出手又缩回来,忍不住去看街上。云霞的反光更淡下去;猪仍旧在寻觅食物;孩子早已跑过;卖煤油的木鱼声越来越急,越响越远。街上没有人了。 “砰!砰!”我终于敲门,随后,一阵更深的静寂。门闩响着,门呻吟着开了。步履艰难的两位老人出现在门前。 “哦,马叔敖真的是你吗?”两位老人同时喊。“进来,进来,别站在外面。你怎么不先捎个信来。”我没有方法说明他们多快活。他们说着同时奔出来,鸡被惊吓得满院子跑,他们也顾不得管了。 我们全坐下来。 “听说你也一直没在家,你这些年都在什么地方?你看见过立刚没有?接到过他的信没有?”她的老眼游疑不定地转动着,随即加上一句。说着她站起来,一件别的事情分明又引动她了。 “你又……”徐大爷可怜地瞧着他的老伴,从他的神色上,又很容易看出他在向她乞求。 徐大娘干脆回答他:“你别管。又不是你一个人认得字。” “可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这是?”在绝望中,老头子的声音差不多变成了呜咽。现在我仔细地观察徐大爷,徐大爷也老得多了,比起徐大娘,我要说他更老了。他的眼睛也就更加下陷,在昏暗中看去像两个洞;头发更少更白,皱纹同样在他脸上生了根,可是比他的老伴徐大娘更瘦,更干枯,更惨淡;衣服是破旧的,要不是徐大娘催逼,穿上后决不会想到换的;纽扣——自然是早晨忘记了,上面的两颗没有扣上。精神上的负担给人的影响有多大呀,徐大爷在我对面几乎始终没有做声,眼睛茫然向空中瞅着,慢吞吞地吸着烟。烟早就灭了,可是他并没有注意。 徐大娘可不理他,一直朝里边去了。一会儿,徐大娘回到网凳上,手里拿个布包,一个一层一层用布严密包起来的包裹。“这是立刚的信,”她说,一面把布包打开。 徐大娘小心翼翼地将布包打开,剥开一层又是一层。最后有几封被弄污、被摸破的旧信从里头露出来了,很容易看出好几年来她都谨慎地保存着,郑重地锁在柜子里,每遇见识字的她就拿出来,它们曾经被无数的手摸过,无数次被打开过。 “你看这一封,”她从其中拣出一封顶龌龊的,“他怎么说?” 我忍着苦痛把信接过来 。这一封是从一个煤矿上寄来的,虽然我很不情愿,也只得存着为了满足一个孩子的心情从信封里抽出信纸,慢慢地读着,生怕漏了一个字…… 这些信的内容徐大娘大概早已记熟了,只要看信封上的记号她就准知道里面说什么了,但是她的老眼仍旧毫不瞬转地盯着我,留心听每一个字,好像要把它们捉住。很可能,这些字在她听来一遍比一遍新鲜。 于是第二封,从湖北一所监狱里寄来的。 “好几年前头,”她叹息说,“他蓦地写了这封信,教家里给他兑钱。” 第三封,最后的没有发信地址的一封—— 我念着,手不住地抖着,这简直就是一封……,哎…… “他为什么说不回来了呢?”徐大娘怀疑地问我,“一千个好不如一个好,外面再好总没有家里好。” 大家都不做声。她的目光转到别处,望着空中,泪源源滚到老皱的脸上来。她哽咽着,颤巍巍地举起手去擦眼泪。 难言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zijingling
    • 审核时间:2018-05-14
    • 审核编号:6023222031001140

    相似文档

    文档服务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