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学校领导入党自传.docx 6页

  • 0
  • 0
  • 0
  • 约2.94千字
  • 2020-10-29 发布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6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有关学校领导入党自传 我出生在虽说是知识分子家庭,但生活学习都在具有一 个美丽神话传说的乡村-凤凰岭。村东有一条深沟,名曰海 子沟, 沟中有一泉, 泉水甘甜, 传说有凤凰鸟长来泉边饮水, 后在岭上休息,故得村名凤凰岭。 靠海子沟边有庙宇改做学堂,就是现在的村小。什么神 的庙宇,我无从记忆,在我儿时的记忆中,这座庙宇是村民 集会的地方。当时的村小只是初级小学,读高小要翻越海子 沟,步行五六里路程到官村小学,我从四年级就进入官村小 学读书,到 1967 年小学毕业,正值文化大革命休学。早年 的求学生活是早出背着干粮,中午在学校喝开水吃着干粮当 作午餐,晚上回家,这样的生活在我的中小学时代有六年之 久。 我的祖父是过去的私塾先生,父亲在当时是我们那一代 唯一的在大学当教师的文人。我的启蒙教育是在祖父的指导 下习字学文的。我的祖母持家很严,却不识字但懂象棋,我 在祖母的指导下学会下象棋,很快我的棋艺就超过了祖母, 当我赢棋后沾沾自喜时,也看到祖母的伤感,现在回想起来 为自己当时的无知感到自惭。我的母亲虽出身不是什么名门 望族,但家境比较殷实,自从踏入父亲的家门,经常过着捉 襟见肘的日子,到现在母亲也从未怨过。母亲辛劳,我六年 的中小学求学,每日母亲闻鸡鸣之声起床为我做好早饭,我 也是吃完饭后踏着星光与同伴们一同上学,现在当我也有了 孩子后,深感慈母之心。母亲孝顺,我的祖父母先后由于疾 病卧床瘫痪三年之久,母亲象亲生女儿一样侍奉二位老人直 到离世,在当地留作美谈。母亲伟大, 1978 年当我进入大学 学习后,我的两个妹妹也分别在师大的中小学读书,母亲离 开生活几十年的老家来到省城,当时靠父亲一人的工资养活 全家确实困难,母亲又在师大外院等做临时工帮父亲维持家 计。改革开放之后,家庭的生活状况变了,父亲由于工作的 原因加之他为人正直好客,各界朋友不断,有大知识分子, 也有高官之人,有家乡来的熟客,也有他的同学和学生,母 亲一一善待,亲自下厨以拿手的家乡饭菜热情招待,到现在 父亲的多年朋友一但提及母亲的家乡饭仍然回味无穷。我的 父亲患病于 96 年去世,患病期间,母亲又一直陪侍在医院 里,当父亲在弥留之际,我追思求医的过程,痛责自己没能 及早发现父亲患病而不能自拔时,母亲一次一次劝慰我,并 力主家中一切事务,我现在仍然清楚的记着父亲在临终时把 我们姊妹们叫到床前,叙述家的历史,要我们铭记母亲是我 们家的功臣。 复课后,我进入当时由小学改成的初级中学就读,由于 全公社的学生集中在一个地方,学生人数多,教室和教师不 足,我们上课只能是轮流隔天一次。按当时的要求每个公社 都要办一所中学,我们都是农村的孩子,一边学习,一边建 校。初中读了不到两年,当时学校开办高中,只有一个班不 足 50 人,我跳级进入高中就读。学校地处偏僻的乡村,在 那个年代我们得益于城市的好多骨干教师都在此地下放锻 炼,当时的任教老师现在看来都是一流的,在这些老师的精 心培育下,我们奠定了相对扎实的基础。当我们那届毕业后 随着政策的变化,老师们有的回城有的进入高等院校任教, 我们当时所在的学校已取消高中建制,我们则成为历史上竹 峪中学唯一一届高中毕业生。 我高中毕业,回到家乡,时任生产队的会计,又当民办 教师,教语文和数学兼音乐和其他。在那个年代上大学靠推 荐,由于我的父亲一直在外,又是批判的对象,想上大学可 想而知有多难,我也曾被推荐上医专,先天下午告诉我,第 二天早上就被贫协主席的儿子顶替了。恢复高考制度后,我 78年秋季考入师范大学XX *系,回想当时的考学本来以我 的特长和家庭的熏陶应报考中文专业,但父亲及他的同事们 受文革影响,吃足文人的苦,力主报考理科,那年与我一同 报考的中文系的子弟几乎都是学理工的,四年的大学生涯使 我成熟了许多。 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XX *教育局,时值教 育局缺人手,一同分来的有四位留在了教育局,我被留在中 教科工作。那是我真正步入社会生活的起点。留下许多真诚 美好的回忆,老领导老同志的言传身教,他们的才华学识, 工作态度和作风使我受益匪浅。教育局改革,受时代的局限 性,父亲始终认为行政工作是万金油, 要求我必须从事业务, 受此影响,我到了中学任教。 在XX任教的四年中,我对待自己的业务力图求精,对 所讲的知识可说几乎是烂熟于心,课堂寻求自己的风格,脱 稿而讲,很受学生欢迎,当我将课代至高三时,学校对年轻 教师不放心,让我重回高一,高三的课由外地平反的老教师 代。时间不长,学生反响很大,无奈学校又让我接了一个重 点班的课,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当时局里几次想让我调回, 都被时任育才的金发敞校长拒绝,直到金校长不在担任校长 后我才离开育才于 88 年回到市教委的普教处工作。 从 1998 到 XX 年间,我一直工作在普教战线上。所在的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梦幻飞迷0411
    • 审核时间:2020-10-29
    • 审核编号:5304001343003013

    相似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