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钉钉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docx

2022年钉钉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docx

  1. 1、本文档共14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付费后,不意味着付费购买了版权,只能用于单位或个人使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转卖】进行直接盈利和【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3. 3、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如您付费,意味着您自己接受本站规则且自行承担风险,本站不退款、不进行额外附加服务;查看《如何避免下载的几个坑》。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您可以点击 这里二次下载
  4. 4、如文档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侵犯人身权等,请点击“版权申诉”(推荐),也可以打举报电话:19108035856(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钉钉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者|齐子概 来源|市值榜(ID:shizhibang2021) 2009年,美国创业者斯图尔特·巴特费尔德开启了第二次创业。 他的公司Tiny Speak投入开发了一款名为GIitch的多人角色扮演类游戏,研发过程中,由于团队分散在纽约、旧金山和温哥华三座城市,他们自主开发了一个内部软件,解决游戏研发中的沟通问题。 这款游戏并不成功,但他们顺带开发的这款内部沟通软件,长成了协同办公平台巨头Slack。 2014年2月,Slack正式开放给外界,用户数量和公司规模快速增长。2019年6月,Slack登陆纽交所,被认为是史上增长最快的SaaS公司。 Slack正式向外界开放同期,阿里意图狙击微信的社交App“往来”折戟,失意的陈航带着几个往来的员工,切入了企业社交,做出了钉钉。 自钉钉而起,企业办公市场开始升温:行业过往以基础办公工具、流程化管理软件为主,接下来朝着综合移动办公平台的方向演进。 接下来的几年里,腾讯、字节跳动、华为等巨头相继入场,他们先是打造出一款基于企业协同办公需求的工具,再将它延伸为一个平台、一个生态,这也是他们争夺企业服务市场的入口。 眼下,他们激战正酣,但一个难题正在暴露地愈发明显。 01 野心:从工具到平台 2015年下半年,阿里掏出5亿,用作钉钉的市场推广。 这是一场对“纷享销客”的突击战,后者比钉钉做得更早,搭建了一个“企业级IM+OA+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平台,目标也是做入口级的移动办公平台,当时它刚刚完成1亿美元的D轮融资。 为了应对钉钉的攻势,2015年国庆和2016年春节两个黄金档,纷享销客花了上亿元打广告,同时将产品拆分为免费版和收费版,对OA和IM功能免费。 16年下半年,这场战事以纷享销客惨败告终,这年结束时,钉钉企业组织数量突破300万家,几个月前它发布了3.0版本,着眼于企业内外的沟通。 一个有趣的桥段是,战事开打前,钉钉曾向纷享销客抛出橄榄枝,提出“钉钉负责做通讯、做平台,纷享加入做ISV(独立软件开发商)”,但被拒绝。 换言之,从那时开始,钉钉的野心就不单单是成为一个工具。 传统办公模式下,办公软硬件设备分散、终端系统不尽相同、办公场景零散化,这些都导致了一个结果:企业内部信息管理以及对外业务信息难以做到协同一体化。 要解决以上问题,无非是三个统一:对数据进行统一处理、统一对内办公入口、统一企业对外的业务对接入口。 在这之前,基于本地部署的传统软件形式仍是主流;但在这之后,“上云”的市场教育初见成效,我国SaaS产业进入快车道,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迸发,“上云”成了大势所趋。 SaaS解决的是数据存储及处理的问题,企业办公工具走向平台,最先解决的其实是“入口”统一的问题。 这一逻辑下,云服务能力是他们的底层支撑,在未来也极有可能成为他们售卖的商品。 因此,巨头在协同办公平台上的竞争,背后其实是他们在这个领域通用SaaS的能力之争,终局则是云服务之争。 我们也看到,后来无论是企业微信还是飞书,它们的迭代路径,也是沿着“企业通信——内部协同——内外联通——云端一体”的路径在走,意图也很明显,即挖掘、放大入口的价值,让它们不仅仅是一款工具,而是长成一个平台。 比如企业微信发布之初,仅支持企业通讯录、公费电话等沟通功能和公告、考勤等简单的管理功能,更偏工具属性,历经几次迭代后,它背靠微信生态,变成了一个轻量级的OA系统,核心是连接。 当平台化与生态化成为趋势,这个行业演变成了一场巨头才玩得起的游戏——纷享销客的落败说明了这一点。 即便企业微信背靠微信,相当长的时间里,它都被更早入场的钉钉所压制。国泰君安证券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3月时,钉钉的月活是7582万,企业微信只有651万。 2019年底的爆发,成了新的变数。 面对喷涌的在线教学及远程办公需求,包括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飞书等在内的企业办公相关平台及应用,都在期间免费开放相关功能。这将企业办公平台的市场进展往前推了五年,也为新入场的飞书和华为云WeLink及工具类应用等玩家,提供了新的机会。 当下市场已经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双寡头效应,钉钉和企业微信稳坐第一梯队。 钉钉当前的用户数已经突破5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超过1900万。从4亿到5亿,它只用了9个月;企业微信在去年底的企业用户总数为550万家,涉及组织内用户1.3亿人。 但他们的位置并不稳固,现有的市场格局充满着不确定性。 月初张一鸣将字节跳动的指挥棒交接给梁汝波,随之发生的组织架构调整中,飞书作为单独的业务BU被独立出来。同时字节跳动首次在公司层面明确火山引擎为核心业务板块,后者是字节跳动将技术中台对外出售的业务载体。 核心透露出一个信息:字节企业服务的地位在进一步提升。 02 开放:从平台到生态 我

您可能关注的文档

文档评论(0)

小鱼X + 关注
实名认证
内容提供者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认证主体周**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