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 丝救援队”.doc 9页

  • 0
  • 0
  • 0
  • 约5.01千字
  • 2017-01-21 发布
文档工具:
    1. 1、本文档共9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19940600175。
    CEO“ 丝救援队”.doc

    CEO“ 丝救援队”   手游对手们的灾区志愿行   地震发生的时候是20日早晨8:02,蓝港在线CEO王峰、热酷CEO刘勇、GMGC创始人宋炜手机都震了。他们所在的微信川渝活动群里有人在喊。“成都地震了!”。但作为手游这个去年和今年猛烈爆炸式发展的新型行业的CEO们,他们当时连瞄一眼手机的空都没有。   王峰,重庆人,那一刻人在上海,在为参加游戏业大会急匆匆地准备着演讲;   刘勇,重庆人,那一刻人在北京,为几天后要上线的“找你妹”青春版焦头烂额;   宋炜,四川阿坝人,那一刻人在北京,处在5月6号第二届世界游戏大会备战状态,已几天没合上眼了。   下午3:00,演讲完毕的王峰终于舒了一口气,刷起了微博和微信朋友圈,“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千米”这些数字让他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来不及多想,他去找手游CEO们所在的微信群“求援”。“兄弟们,雅安地震,我们能不能每人自己掏腰包联合捐款?这是我的提议,打扰啦。”他在群里喊话。这之前,他也只在这个群里说过一句话,这个群平日冷清,应者寥寥。   刘勇很快电话王峰表示力挺,并推荐全球移动游戏联盟的宋炜来:“他不在任何一家游戏公司里,和大家没有竞争关系,这哥们儿又有号召力,好办事。”一刻也没有耽误,登着机的王峰立刻给宋炜电话,“老宋,去不去?”“去!”宋炜一个字应答下来,没说一句多余话。   等到晚上8:00王峰的飞机抵达北京的时候,宋炜已委托成都的哆可梦游戏CEO寇汉定好了21日最早一班去成都的班机,7:20起飞,车和急需物品也已经备妥!而王峰在空中的两个小时里,那个平日几乎不响的群已是应者云集,21日0:00前,有30多人出钱捐助,后来这个数字攀升到60多个,每一笔精确到捐款分钟,宋炜那里都有很详细的记录。   之前只在公开场合匆匆打照面然后各自奔忙的中国手游圈大佬们,火速搭建成了一支有冲锋队有大后方的志愿者队伍,虽然,他们没有经验,装备也是极其的的“丝”。   组建成这支CEO“丝救援队”并做好出发准备,是在地震发生后的12小时内。   之后证明实际行动中他们更加凸显了丝气质,走土路、坐摩的、甚至在灵关的生死路上没有安全帽!左边就是落差100米的湍急江水,右边是时刻可能塌方的不规则山体,不停有小土块砸下来打得他们灰头土脸。刘勇一路上露出招牌式的淡定微笑露出两颗经典大牙,但你问他当时怕不怕,他说,“不知道他两人怎么想的,我是想过死这回事。”另两人呢,一个表示来不及想,另一个说“都构思着给家人写点东西了”。(画外音:你懂的)   同行的寇汉经历过5.12地震,所带领的队伍抢修通信信号,温总理当场给他们鞠了躬。他知道前路的险阻和不可测,也深知“这三个哥们儿没吃过这档子苦”。他不停地给他们仨“打预防针”,提醒可能的各种情况,还叮嘱看上去特别“淡定”的刘勇“看好那两个啊,他们别一时马虎或者冲动了。”(画外音:我真担心他们会出事……)   果然,当车在第一个关卡被拦下又一时拼不到车的情况下,王峰和宋炜表现了“丝”很冲动的一面―当一辆拉货的大闷罐车被他们叫住,司级告诉他们,副驾驶座有两个空位不过四个人中有两人要挤闷罐时。他俩在司机打开舱门后给他们看情况时想都没想,这就要上去和方便面货箱贴脸,被寇汉叫停了。   但不管是“冲动”的王峰、宋炜还是“理性”的刘勇,重重受阻后仍坚持要到达当地看到具体情况,“决不穿着迷彩服当逃兵!”他们的目的就是去到当地,看到现实灾情,回去能跟手游界的兄弟合计着把这些捐的钱花在哪里怎么花。这几个平日衣装革履的CEO穿着被尘土砸得脏兮兮的迷彩服在第一天跌跌爬爬误打误撞的丝芦山行中,看到了毁于一旦的芦山县第二幼儿园,决定作为第一个捐助对象。   第二天宋炜神奇地“傍”上了内江交警大队的车去往灾区,于是“死”的可能性看上去小了一点。   王峰缓缓告诉记者说,5年前5.12地震的时候他创业才一年,刚刚融到第二轮的钱。当时办公室在19楼。地震来的刹那大楼猛烈摇晃。同事叫他上电梯,他走到电梯边又折了回去。   那一刻,他也想到了死。但想,就算是死,这辈子也值了,至少,为自己的生命全力搏过。   和那一次的悲情相比,这一次地震再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理性得多,也有更多行动。   他们仨说,不去不甘心,去了不忍心。移动互联网界速度也来得更快,他们必须行动。   在第二日晚上黢黑的归途中,他们想唱《打靶归来》又怕吵了身边的人睡觉,于是点燃香烟,交换起各自的创业故事,在夜的背景下烟气在周围一圈圈氤氲开来,显得迷离而壮烈。记者才知道,那之前,这几个一路上一起闯生死关看上去亲密无间的弟兄,之前只浅浅因工作之事吃过一只手可数的几顿饭而已。   都说同行是冤家,眼前颠覆了。   在中国,手游业从去年蓬蓬勃勃开始井喷期,到今年突然就迎来无比迅猛发展的阶

    文档评论(0)

    • 内容提供方:jingpinwedang
    • 审核时间:2017-01-21
    • 审核编号:8076120121000125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