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袭人人物形象分析及其价值.doc

《红楼梦》袭人人物形象分析及其价值.doc

  1. 1、本文档共13页,可阅读全部内容。
  2. 2、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所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内容提供方所有。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可选择认领,认领后既往收益都归您。
  3. 3、本文档由用户上传,本站不保证质量和数量令人满意,可能有诸多瑕疵,付费之前,请仔细先通过免费阅读内容等途径辨别内容交易风险。如存在严重挂羊头卖狗肉之情形,可联系本站下载客服投诉处理。
  4. 文档侵权举报电话:400-050-0739(电话支持时间:9:00-19:00)。
《红楼梦》袭人人物形象分析及其价值摘要:《红楼梦》中袭人的形象在历代红学研究中具有极大争议,褒贬分歧极大。评论者对她也颇有微词,甚至罗列罪状视她为小人、黑暗封建制度忠实的奴才而大加鞭策。通过深入探究,我们发现,曹雪芹虽然客观地写出了她人格中的弱点,但总体上还是持肯定态度的。她温柔贤淑、忍辱负重、仁至义尽,为自己规划人生并以自己的不懈努力追求着遥远的幸福。关键词:袭人;忧患意识;目标;努力“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这是贾宝玉梦游警幻仙境时见到袭人的宿命。花袭人原名花珍珠,宝玉听闻她姓花,遂取陆游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鹊声穿树喜阴晴”,为其改名为袭人。她是宝玉的贴身丫头,无疑是丫鬟里面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同时也是《红楼梦》一书中着墨最多的人物之一。自古以来,文学评论家对袭人的议论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是:处处表现温柔宽厚、忍辱负重、仁至义尽、谦虚谨慎的品性,是难得的贤良女子;坏的方面是:当面宽厚姐妹情深,背后暗算,工于心计,邀宠主子出卖姐妹,向王夫人告密致使芙蓉花仙子晴雯被逐。但是从贾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主子奴才对袭人平时的为人处事来看,大家总体上对她是认可的。“贾母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王夫人一口一个‘我的儿’,并且含着眼泪说:‘你们哪里知道袭人那孩子的好处…’”,还有薛姨妈对袭人“行事大方”的评价,王熙凤与袭人交谈称她是个“省事的人”,宝钗称赞她“倒有些见识”,那些奴才服役们无一不对她敬爱尊重,我们从这些语句描写中都可以看出,袭人所得到的尊重和认可,是大家发自内心的——袭人不是表里不一、口蜜腹剑的小人。在曹雪芹笔下,我们不能明显地看出作者主观上的批判意味,但综观全书,我们发现,他批判最明显的角色是赵姨娘,其次是邢夫人,那是把厌恶贬讽都直接流露在文本里的角色。对袭人可不是这样,甚至还恰恰相反。比如:“情切切良宵花解语”,这样的回目是把袭人当做宝玉命中最切近的花朵来描述的。曹雪芹先生客观地写出了她人性的弱点,但总体上还是肯定她的。从脂评中也可以看出,脂砚斋称袭人为最贤惠之人,口口声声称其为“袭卿”。一、看清世道,为自己规划人生花袭人是幼时由于家境困窘而卖给贾府的,我们不难想象,一个幼龄女由于家境贫寒被抛弃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在这种环境下所作出的选择是服从大环境的道德观“恪尽职守”,做一个与主流社会相吻合的奴仆来减轻自己压力并获得认可。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她与宝钗一样精明识大体,为了摆脱贫贱屈辱的处境,她努力追求人生目标。但把她看成势力小人、黑暗封建制度的忠实奴才,当靶子打击则是对她的一种不公与偏见。中国的奴婢制度由来已久,在清代已经发展得相对完备。虽然贾府的丫头们个个都“穿锦罗绸缎,吃细米白饭,每日肥鸡大鸭”,但主子们让她们享有这样的待遇,其目的是为了显示家族奢华气派或收买人心,这并不能改变她们身上的奴性,她们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在封建社会做奴婢不易,尤其在“一个个像乌鸡眼,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你了”,主子、管家、奴仆纵横交错,结党私营,争权夺利的大家族中做丫头更是不易。她们小心翼翼侍候主子,一有疏忽便遭惩罚。主子出了状况是奴才服侍不好,主子有错也是奴才教唆。贾府的这些丫头们吃的是青春饭,一旦失去了装饰烘托公子小姐的作用,原先享有的较优厚的待遇也就随即被取消。丫头们年纪大了,就由主子或管家做主拉出去配小子,所嫁非人更是常有的事。例如:越发出挑好看了的丫头彩霞却做了“容颜丑陋而且酗酒赌博”的旺儿之子。“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谁能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个人干个人的去了,那时谁管谁呢?”贾府中丫头小红觉悟较高,看破世道早早为自己做打算。她凭借超常记忆口才能力赢得凤姐的欣赏和信赖,攀上高枝,不把自己前途锁定荣国府,选准时机冲出贾府樊笼,营造自己的自由生活,最后终于得以和贾芸成婚过上了好日子。按照贾府有“凡爷们大了,未娶亲前先都放两个人服侍”的规矩,例如赵、周姨娘两个人早在王夫人嫁至贾府之前已是贾政的跟前人了。姨娘来自丫鬟,但只有个别丫鬟才能当上姨娘。在主子苛刻的标准前,“那些丫鬟不是模样儿不好,就是性子不好,有了这个好处,没了那个好处”,被选中的须是“模样儿、行事、做人、温柔可靠一概齐全,初选工作开始得早,袭人、晴雯就是作为贾母挑中的人放在宝玉房中的。这时只是候选人的确定,要最后得到正式封号,还得经过主子们的长期冷眼考虑。王夫人选定袭人时向贾母回报说:“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她(晴雯),我便留心冷眼看去,她(晴雯)色色虽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袭人较小红老成低调,但她与晴雯相比,她没有对方的美貌、伶俐,更缺少对方“老子娘”常常高人一等的优势背景,她本来处于很明显的竞争劣势,但后来却有一种相反的验证。一个自称“粗粗笨笨”的袭人,她不是“与世无

文档评论(0)

好老师
该用户很懒,什么也没介绍

相关文档

相关课程推荐